1. 狮吼网首页
  2. 商业
  3. 消费

每户平均亏损30万,茶农们还在苦等春天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2020-02-20 06:38

23.66K

每户平均亏损30万,茶农们还在苦等春天

记者 | 吴容

编辑 | 牙韩翔

廖雨霖怎么也没料到今年的开春会是这样。他是福建尤溪县的茶农,通过合作社模式拥有近千亩茶田。

尤溪地处福建腹地,介于戴云山脉与武夷山脉之间,是福建为数不多优质茶区,茶叶适生区域达到20万亩,拥有梅占、福云6号以及小菜茶等茶树良种。

过去,这里产出的茶叶在市场上大受欢迎,因为它是元宵后华东第一批上市的绿茶,人称“华东第一绿”。

而今年元宵过后,廖雨霖只能看着茶田里茶芽集中萌发、自由生长,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让茶农们本该忙碌的时节变得清闲起来。

每户平均亏损30万,茶农们还在苦等春天
尤溪绿茶有“华东第一绿”的美称。

“现在都没办法开展春茶的采摘,即便摘下来也没人要,茶商们基本都按兵不动,不来收购。”廖雨霖对界面新闻说,“而且加上疫情之下村镇封路,他们想来也进不来。”

在中国,人们向来喜欢喝春茶。每年2月中旬,是江浙、福建及贵州等地春茶的上新期,经过数月休养和春雨滋润,此时采摘的茶叶芽质颇佳,口感最为甘醇鲜爽。

茶农们通常分成两类,散户一般只负责种植和采摘,像廖雨霖这样开展茶园、合作社模式大农户,除了自己种植外,也收购散户的新茶进行加工,再卖给各路茶商、茶企等,通过零售环节到达消费者手里。

每户平均亏损30万,茶农们还在苦等春天
去年2月,福建尤溪县,茶工们在茶田上工作。

参照去年,尤溪当地春茶茶青的收购价格是70元一斤。在疫情爆发后,由于“无人问津”,如今陷入了无法定价的局面,“市场没有人在消化(春茶),定价多少钱好呢?高一点还是低一点都很尴尬。”廖雨霖说。

尤溪县散户居多,以家庭作坊模式为主,用的也是各家各户的几十亩田地,一般年收入约为100万元,由于茶叶的滞销今年损失大概达到20万-30万元。大农户抗风险能力好些,廖雨霖的损失可能在10%左右。

“春茶时期错过就错过了,没办法说损失后面的季度或下半年补回来的。”廖雨霖估计,全县资金亏损达到几千万元。

每户平均亏损30万,茶农们还在苦等春天
茶工们在茶田中忙碌。

“事实上,如果春茶无法开采,还可能面临倒春寒,而这对茶芽来说又是伤害。”广东省茶叶流通协会会长李勇刚对界面新闻说。眼下,广东粤北地区的春茶也即将迎来开采,以韶关的英德红茶为例,一般在在3月上新,如今也面临着采茶滞后的局面。

根据李勇刚提供的数据,春茶在全年茶叶消费中一般能占到50%左右的比例,从全国几大茶叶主产区来看,预计茶农们损失达20%-30%。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3年,我国茶叶产量仅192.4万吨,随着茶种植面积扩大,到2017年产量增至260.9万吨。2019年,这个数字增至265万吨左右。

而茶叶讲求精挑细选,是一个重人力成本的事情。

“五万个茶叶芽头才能制作成一斤茶,可想而知人工有多大。我们不得不聘请一些本地茶工,意味着要付出更多的人力成本。”陈俊杰是西湖龙井一位茶园的负责人,他正陷入到这样的困境中。

作为名优绿茶主产区的浙江,西湖龙井和苏州碧螺春知名度较高。去年暖冬让今年清明前茶量大增,在杭州西湖龙井,拥有几百亩地的大茶园每逢开采期,都依赖大量茶工进行采茶,眼下遭遇采茶工返工困难,即便抵杭需要隔离14天。

每户平均亏损30万,茶农们还在苦等春天
五万个茶芽才可制作成一斤茶,开采人力成本颇高。

外地茶工一般来自江西、安徽等地,以往薪酬为每天150-200元,目前已上涨20%-30%,本地茶工的要价也基本在每天200元以上。

“今年茶叶肯定是没那么快能销售出去,所以需要花点心思。这些也都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陈俊杰说。他计划今年采取精加工模式,同时做好保鲜措施,比如把茶叶放在冷库、冰箱中用密封真空包装来保管,以便放置时间更长,为了卖个更高的价格。此外,还会轻装上阵,不像过去那样盲目地压货存货。

和水果蔬菜的农户一样,茶农们希望借助网络尽可能地带来一些销售。

“以前一到采摘期,顺丰、京东等快递和电商平台都会茶区设点大规模收购,现在基本没有了,因为疫情人群不能聚集。”在同乡的帮助下,四川峨眉茶区茶农林辉正在慢慢摸索线上的路子,借助朋友圈和小程序来宣传卖货,自己联系快递物流上门,但快递复工并不多,路上也遇到过停运。

每户平均亏损30万,茶农们还在苦等春天
正在晾晒的茶叶。

林辉不指望能挣多少钱,摘下来的茶叶哪怕赔钱也要卖出去,“多少填补一点(损失),在家囤久了看着更焦心。”

作为茶行业链条之中底层环节,茶农是目前最直接“受伤”的一环,李勇刚觉得,更现实的问题在后头。

茶行业仍处于较为低端的发展模式,摘茶、炒茶和制茶多为手工,机械化程度低导致人力成本高。

“今年采茶增加的人工成本摊到了本就不多的春茶上,这部分溢价从茶农转嫁到流通环节的一个个茶商上(包括产地批发商、销地批发商、加工企业、零售企业等),大概溢价20%-30%,最后到达消费者手里的春茶价格可能比往年贵40%左右。”

李勇刚认为,溢价的承担者包括茶商和消费者,这也就是为什么说,疫情结束后的销售期,茶行业将迎来最严峻的时期。

(文内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应受访者要求“陈俊杰”“林辉”为化名)

发布者:界面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10359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shihoujun2019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