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视野
  3. 案例

一家独立书店的线上自救:联合直播、卖盲盒,线上分享常态化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2020-03-25 14:01

21.53K

一家独立书店的线上自救:联合直播、卖盲盒,线上分享常态化

图片来源:pexels

记者 | 徐诗琪

编辑 |

“开书店就是这样,每当你沾沾自喜时,它就会跳出来用各种方法反复拷问。”

李苏皖曾在她的码字人书店(下称码字人)开业初期写过这样一段话。而当下,疫情中的运营难题对她无疑是巨大的拷问。

码字人是一家以戏剧、电影、诗歌为主题的独立书店,开在北京东城区一个老厂区改造的科技园里,两层的店面也由老厂房装修改造而成。2018年,36岁的创始人李苏皖辞职将这家书店落地。

2月底,单向空间创始人许知远发布了一封公开信,称书店2月收入较往年下滑了80%,需要读者的众筹帮助。许知远的公开“呼救”,引起了人们对疫情中实体书店生存危机的关注。

中小书店联盟“书萌”在2月5日发布的《疫情笼罩下的实体书店呼声——超千家实体书店问卷调查分析报告》显示,全国1021家参与调查的书店中,91.97%的书店在疫情期间“几乎没有收入”。

码字人是其中之一,提起现金流的问题,李苏皖的回答是:“就是没有现金流啊”。没有收入,客流减少至同期的10%,引以为豪的线下活动无法开展……李苏皖转而开始探索线上的自救方法。

她尝试了许多此前未涉足的领域,出镜拍摄短视频,将书店上架各个电商平台甚至是美团外卖。只是现在店里加上她只有两人全职运营,难免有顾此失彼的时候。尽管收益尚不显著,但至少让她忙碌了起来。

码字人原来的特色是丰富的线下活动,开业500天里举行了274场活动。疫情中她将部分活动线上化,到3月,形式渐渐好转,线上活动影响渐大,逐渐常态化。李苏皖说:“还是要恢复自己的节奏,不能被这个(疫情)形式和焦虑带着走。”

2020年的寒冬即将过去,李苏皖和她的书店正在等待春天来临。

以下是记者整理后的李苏皖自述:

码字人是2月10号复工的,比原定的时间晚了10天左右。开门那天,尽管在朋友圈做了预告,但我对客流并不抱太大希望。没想到竟然来了7个人,而且不是扎堆来的,是陆陆续续进来的,仿佛每一刻都有人上门似的,让我很受鼓舞。

当天的客人里,有一个被口罩和帽子裹得严严实实的人,递给我一小袋核桃,说:“送你的新年礼物。”打完招呼我才发现他是店里的常客,他住在附近,虽然没办会员,但以前每周末跑完步都会进店逛逛,挑几本书再走。这次他也和往常一样拿了几本书就走了,挺感动的,这样的客人就是默默地支持你。

开店以后,我们实行预约制,客人必须提前一天填信息预约。店里二楼有一些座位,为了控制人流,我们仅接受会员预约使用,每时段接受不超过两人。

复工前我们就对所有已拆封的书进行了消毒,开门后,每天我们都给书店清扫消毒,被翻阅或借阅过的书,会用消毒棉片擦拭。防疫物资也因此消耗地很快。

尽管准备做得全面,但是刚复工的那段时间,店里的人流还不到去年同期的10%,我们为此做了很多线上的工作。可以说,整个二月都在自救。

2月3号我们就发布了众筹计划,分别是:保卫一本书(30元);保卫1个书架(520元);保卫一个季度的书店(300元);保卫半年的书店(600元);成为书店一年的尊贵战友(1200元)。相应的也给到读者不同的赠品、会员服务等福利。

在电商销售方面,我们注册了抖音账号,做过直播,账号连接了实体店铺地址,把一些书放进了商品橱窗。还开了微店,不仅卖单本书,也自己挑选了书籍盲盒来卖。北京同城的订单,我们自行无接触配送。接下来还会尝试快手和淘宝。

前两天码字人作为北京市“实体书店+美团平台计划”的成员,入驻了美团外卖。我也说不好,大家之前在美团上主要是点餐,买书这个消费习惯还需要培养。而且外卖本身覆盖的就是3-5公里嘛,如果已经离得这么近了,其实读者完全可以过来店里自己选。除非他特别急用,可能才会选择闪送,但这样的应急需求量肯定不算大。

但是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它可以给线下引流。可能之前你周围的人还不知道这家书店的存在,现在他们可能就会想来看一下。

销量方面,只能说是从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现在实现了零的突破。我们开局还可以,如果想要稳定持续收入的话,还是有日积月累的内功要做。

我们还做了很多的线上读书会等活动,二月做了5、6场,三月计划有4场,每月一个主题。三月的主题是“女性生长”,我们邀请了5位女性创作人,包括诗人、作家、导演、音乐人等等,她们会在每个周末的晚上进行线上分享会。

既然已经开始做活动,我们觉得不如就将资源开放出去,大家都可以用,也没什么损失。所以我们联合了全国的很多家书店,通过微信群矩阵进行语音直播。三月的第一场有51个书店的社群参加,第二场就增长到了69家,直播时有一万多人同时在线。

最近的一个诗歌分享活动前,我们做了一个互动游戏来预热,号召读者念诗并录下来发给我们。活动反响还不错,收到了几十条录音,还有人用心地配了音乐。有一位南京的读者回复说,他想起了自己初恋时的故事。我很骄傲,在这样特殊的时间里,诗歌可以给大家带来一种心理的慰藉,这或许就是一种书店的价值的体现。

网上有人说,疫情中大家都宅在家里,看书的需求增长了。老实说,我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我们之前在店里卖书的量也不少。码字人本来就不是开在商场里,没有所谓的过路流量,大家来书店都有很强的目的性,所以只要书店里的内容是对的、精准的,那这个转化就可以有效实现。来我们店里的人基本都会买书。

另外,疫情发生后,大家的需求可能确实增大了,但是还有很多渠道会分走这个需求。比如现在电商都在疯狂打折,还有人会阅读电子书之类的,这些渠道都会分走需求。

对于小众书店的线上运营,我的看法是,在线下做了一个有特色的书店,并不意味着你马上可以复制一个有特色的书店到线上。因为那是完全不同的形式,你要去掌握新的工具,你要上新的平台,还要了解这些平台的玩法、它的规则,这些都不是一两个月就能够掌握的事。

接下来,我们打算两条腿走路,也就是线下恢复以后,线上还是要继续去运营,这样才有更高的抗风险性。不能被形式和焦虑带着走,还是要恢复自己的节奏。

发布者:界面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10871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shihoujun2019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