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视野
  3. 观察

黄章“退出”魅族,为什么是众望所归?

狮吼

狮吼

3天前

23.59K
黄章“退出”魅族,为什么是众望所归?

文 / 刘喵喵

编辑 / 水笙

黄章退出魅族的消息又一次传出。

6 月 26 日,有媒体报道称,天眼查数据显示,持股 49.08% 的魅族创始人黄章(原名:黄秀章),近日退出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股东之列。如果消息属实,魅族的黄章时代将正式告一段落。

但对此,魅族很快回应称,魅族没有任何股东信息的变更,后续会要求相关企查系统修正其出错信息。

近几年,有关黄章淡出魅族的传闻已经出现多次,虽然每次都以 ” 辟谣 ” 告终,但这似乎已经是众望所归的结果。

在魅族之外,大概很少人会把一家公司的创始人 ” 退出 “,当做开启新时代的序幕。

这位偏执、自负,对产品有着极致追求的 ” 匠人 “,曾经是国内智能手机最早的领军人物,他成就了魅族最鼎盛的时期,但也是魅族止步不前的桎梏。

黄章曾经几度隐退,又几度出山,他与魅族已经紧紧捆绑在一起,黄章一度就等于魅族。但最终,他没能让魅族重回巅峰,反而加速了魅族的衰落。

国内手机厂商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魅族已经很久没有推出一款能够引起大众注意的新机了。

黄章“退出”魅族,为什么是众望所归?

魅族 17 发布会,图源魅族官微

今年 5 月发布的魅族 17 被寄托众望,但却依然没有起色,有粉丝评价那场发布会” 看得心酸,场地简陋,技术落后 “,魅族所做的,友商已经做过甚至做得更好,魅族赶上了末班车,但已经被边缘化。

手机发布会几乎无人关注,线下门店也难觅踪影,魅族快被手机圈遗忘。

一直以来,魅族始终无法摆脱 ” 小厂 ” 的命运,定位摇摆,战略失误,人们曾寄希望于黄章的放权带来魅族的生机,但随着核心高管的逐渐离职,黄章最后成为 ” 寡人 “。

如今魅族面前的岔路口,有些像曾经的锤子手机,罗永浩最终出走,字节跳动的接手为锤子续了命。

但是黄章会轻易认输吗?魅族最终的结局又将会是怎样?

1

先行者却掉队了

1976 年,黄章出生于广东梅州,不同于小米创始人雷军、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黄章不是有着光鲜履历的 ” 正规军 “,但却凭一己之力开创了国内手机厂商的先河。

黄章高一时被学校开除,没有上过大学,独自到深圳闯荡,在进入电子行业之前,曾经还做过码头搬运工。

魅族的故事在 2003 年开始,这一年黄章一手成立的魅族,发布了第一款 MP3 随身听产品,而后推出的 music card、miniplayer 系列产品成为了销量冠军,创造了年销售额超过 10 亿的历史。

2006 年,魅族 MP3 退出,魅族手机登场,顺应了从播放器产业到智能手机时代的过渡。

黄章“退出”魅族,为什么是众望所归?

魅族创始人黄章,图源百度百科

那时候,诺基亚是国内手机市场的老大,山寨机横行,雷军还没有离开金山,距离小米成立还有 4 年时间,国内智能手机厂商还是一片荒漠。但魅族做了中国第一台全触摸屏的手机,2009 年,在黄章的带领下,首款魅族手机 M8 开售,两个月内销量达到 10 万部,五个月内销售额突破 5 亿元,这在当时是一份耀眼的成绩。

2011 年,魅族发布了第二款手机 M9,开启了国产定制 OS 的大门,也开启了中国智能手机的拓荒之路。

黄章有着对细节的狂热追求,他很在意用户的反馈。他在公司是 CEO 黄章,在论坛上则是 J.Wong。据不完全统计,从 2003 年到 2009 年,黄章发布了近 6000 个贴子。在黄章的要求下,魅族的很多员工都需要去及时了解用户反馈的信息。

这一点被雷军 ” 学习 ” 了去,后来有关雷军成立小米的一段传闻是:雷军曾有意投资魅族,还将时任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的林斌介绍给黄章,希望黄章能拿 5% 的股份来吸引林斌加盟,但黄章因为不忍股份被瓜分,拒绝了这个提议。

在黄章的带领下,魅族站在了聚光灯下,成为了一家有潜力成为大厂商的公司。2010 年是魅族光辉历史的顶点,如今回顾起来,也是走向衰落的开始,这一年,黄章决定隐退,两年后,小米诞生了。

接下来的几年,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开启一片混战,魅族却没能进一步壮大,后来者反而居上。

2012 年,小米出货量达到 719 万台,魅族为 100 多万台;2013 年小米的目标为 2000 万的时候,魅族手机的出货总量仅为 200 万台。

2014 至 2015 年,机海战术开启,魅族先后成立了子品牌魅蓝和魅族 Pro,主攻年轻人群和高端市场。但在其他厂商抛弃这一策略,主攻精品的时候,魅族却没能完成转型,上千家门店开始成为累赘,魅族 Pro7 因为故障和 Bug 成为被消费者诟病的对象。

这时候,被寄予救世主厚望的黄章,宣布复出。

但是黄章并没能把魅族拉回正轨,经过一番组织架构调整之后,黄章直接砍掉了魅蓝,魅族在市场上的销量进一步缩水。

根据第三方调研机构赛诺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 年 1 月 ~11 月,魅族品牌整体出货量为 907 万台,其中 11 月份仅 47 万台,同比下滑 65%。相比 2017 年近 2000 万台的销量,几乎腰斩。

黄章“退出”魅族,为什么是众望所归?

赛诺公布的 2018 年 1 月 ~11 月国内手机销量排名,

图源赛诺

两年过去,这一下滑的状况并没有得以扭转。

IDC 发布的 2020 年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报告显示,华为以 42.6% 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vivo(18.1%)、OPPO(17.8%)分列二、三位。小米以 10.6% 的份额位列第四,苹果第五,份额为 7.6%。而魅族被归为其他品牌,一季度总体市场份额不足华为的十分之一。

魅族掉队了,这家起步较早的手机厂商,曾经赶上了时代的际遇,及时转型做智能手机,开启了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混战,遗憾的是,却没能在这场战争中胜出。

2

定位摇摆

探究一家公司走向衰落的原因有很多种,若归结魅族掉队的原因,一方面是方向失误导致的外部压力,另一方面是人才战略的失策导致的管理内耗。

从魅族 Pro7 的败北开始,魅族似乎就开始摸不准智能手机的发展方向。

在智能手机厂商开始做全面屏手机的时候,魅族想做双屏幕手机;在小米 6 和荣耀 10 占据主流的 2500 元价位机型的时候,魅族推出魅族 15,定位 2499 元,配置落后,屏幕还是上一代非全面屏,且这一机型还是黄章从 2017 年 2 月就开始说的 ” 梦想机 “。

几度回归的黄章,在对待魅族的策略上摇摆不定。

2015 年,小米是行业内的新星,黄章 ” 开骂 ” 小米,却也离不开小米,不仅在营销上与小米捆绑,在产品生态上也开始学习小米,魅族推出魅蓝,一如小米推出红米。

学习小米之后,魅族又开始模仿起 OPPO 和 vivo,以机海战术来争夺线下市场,开拓千家线下门店,频繁开发布会,还从 vivo 挖来了一位产品总监,负责魅族 2016 年的产品规划。

黄章“退出”魅族,为什么是众望所归?

魅族门店,图源网络

这段时期,魅族几乎每一年的策略都在发生变化。2017 年,这个模仿对象变成了华为,在魅族高级副总裁杨柘主导下,魅族的定位转变为高端机,魅族 Pro7 价格为 2880 起,Pro7Plus 价格为 3580 起,但其相对较高的价格却没有打造出相应的产品,Bug 问题频频被用户投诉。

” 梦想机 ” 是黄章的希望,在他看来,只有打磨好一款好产品,才能让魅族重新拉回正轨,但是 ” 梦想机 ” 没能完成这个梦想。

产品定位摇摆之外,管理问题也是魅族的困境,魅族没能留下人,也没能用好人。

2019 年 7 月 18 日下午,魅族科技首席营销官、高级副总裁李楠在社交网络上发文确认已离开魅族,” 实际上魅族 16 发布会后,就慢慢淡出了工作。后面看到成功发布了数款产品,很欣慰。” 李楠提到。

至此,魅族 ” 三剑客 ” 白永祥、杨颜、李楠均已卸任。

黄章“退出”魅族,为什么是众望所归?

” 魅族三剑客 “:从左至右,杨颜、白永祥、李楠

三剑客的加入和离开,伴随着黄章的隐退和出山。

2010 年黄章淡出公司日常管理,把公司交给曾经的 ” 战友 ” 白永祥,白永祥迎来了他的新头衔——魅族 CEO。在黄章淡出的时期,公司加入了另外两位重要人物:杨颜和李楠。

而后小米崛起,国内智能手机厂商开启白热化竞争,魅族周围群狼四伏。

2014 年年初,黄章出山,重新出任 CEO 一职。黄章回归后,白永祥职务接连变更了数次,从魅族 CEO 到高级副总裁,再到魅族总裁,黄章重出一线之后,白永祥事实上也开始一步步淡出魅族。

2014 年, 魅族 Flyme 团队负责人空缺,杨颜补位,此后他一路高升,从升任副总裁,接手原本由李楠负责的配件事业部,职权越来越大。

2015 年,魅族刚有起色,黄章又一次淡出了公众视线,而两年后的 2017 年年初,黄章在魅族社区发声 ” 感谢大家,我将重新出山打造我的梦想机,去迎接魅族 15 周年 “,宣布再次复出。

复出之后的黄章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多次组织架构的调整。2018 年 5 月,原本的魅蓝事业部和魅族事业部重新合并,杨柘继续担任 CMO 负责公司营销战略,李楠担任 CSO,负责销售事业并向黄章汇报,白永祥卸任 COO,由原 CFO 戚为民兼任,后传出白永祥已经辞职魅族。

李楠在魅族待了 7 年,带领魅族打出品牌差异化,主要功绩是推出魅蓝系列,主打千元机市场,给魅族带来了营收,在个人能力上,营销是李楠的强项。

但是在黄章进行的多次组织架构调整当中,魅蓝和李楠的权重其实都在下降。魅族架构调整之后,魅蓝和魅族分开,魅族的营销交给杨柘,李楠只负责魅蓝。

李楠想要押注魅蓝 E3,但却一直处在缺货状态,据 pingwest 报道,杨柘为了消化库存,强制要求经销商按 1:1 的比例提货魅蓝 E3 和魅族 Pro7,这影响了魅蓝 E3 在线下渠道的出货量。在供应链上,魅族的需求被排在了魅蓝之上。李楠的出走或许也并不意外。

失去了核心高管的魅族,还在失去更多。

3

魅族会是下一个锤子吗?

魅族和锤子曾经不常被拿来比较,但如今来看,两者可能会是相似的命运。

一个重视系统和产品,一个讲究创新和体验,都是相对小众的手机厂商,两位创始人在公司内部都有着绝对的权威,领导风格有着强烈的个人主义色彩,对产品有着极强的控制欲,都是偏执狂,都对产品有着独特的理解。

从履历上看的话,黄章高一辍学,罗永浩高二辍学,两位都没有上过大学就开始创业,他们有着相似的经历。

魅族和锤子也都曾经被追捧一时,被寄予厚望。创始人的性格在特定的时代背景下能够成就一家公司,但随着时间与行业发展的变化,也可能会成为阻碍一家公司发展的牢笼。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用来形容老罗和黄章再不为过,但是如今老罗已经成了带货主播,而高傲的黄章将把魅族带往何处?

未来,魅族想要改变命运,一方面需要找到新的资金支持,但在国内手机市场进入残酷的存量竞争的当下,手机销量整体下滑,想找到新的融资并不容易。

2015 年,阿里投资魅族 5.9 亿美元。2018 年底,阿里续投魅族的消息频繁传出,但目前来看,阿里也很难再继续给魅族续命。曾经,阿里希望在魅族手机上搭载阿里 YunOS 操作系统,但 YunOS 已经被魅族放弃,阿里再继续投资已经没有战略价值。

黄章“退出”魅族,为什么是众望所归?

魅族能否自救的关键,一方面在于产品能否跟上时代,另一方面在于能否完善供应链。

2018 年魅族发布的魅族 16 就是一个例子,这款机型被称为魅族当年做的最好的一款手机,创新性的上下对称设计的全面屏,相对高的配置和较低的价格,为魅族赢回了一波好评,但是魅族却出现了供货不足的情况,错过了双十一的最佳销售期。

产能不足直接导致销量的下滑,据赛诺数据显示,2018 年 1~11 月魅族销售量仅为 907 万台,创历史最低,而魅族从 2015 年至 2017 年每年的出货量都在 2000 万台左右。

想要靠产品翻身,需要充足的资金支持研发和供应链。

魅族在减少成本,其人员在缩减,根据 2019 年度最新企业报告,其 6 月 10 日提交的报告申报员工人数为 949 人,去年同期为 1694 人,比去年下降 745 人。

这一点与困境时期的锤子手机有着相似之处,几经裁员,缩减成本,锤子手机缺货的情况也一直没能改善,作为手机 ” 小厂 “,跟 ” 大厂 ” 相比,没有足够的订单量和雄厚的资金,在供应链端就很难有话语权,错失了最佳销售时间,就很难再追回。因此在手机行业,很难做成 ” 小而美 “,最终要么被收购,要么走向衰落。

在黄章 2019 年发布的新年贺词上,黄章称做好了过冬的准备,并已经及时调整了组织规模,精简了产品线。展望未来,手机行业前景依然广阔。魅族将补齐营销短板,布局 5G、IOHT ( 健康运动物联网 ) 战略,将加强与阿里生态链的连接,并引入国资委等混合股权,进一步充实公司的资源力量。

去年 5 月,珠海国资旗下虹华基金,完成了对魅族的注资,拥有 2.09% 的魅族股份,这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魅族的资金困境。

但魅族如今想要重回主流已经很难,如果黄章再次淡出,魅族会更好吗?谁又是合适的带领魅族翻盘的人选?

本文(含图片)转载自刘喵喵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狮吼网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shihoujun2019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