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商业
  3. 文娱

《三十而已》终于带火了女性题材剧

狮吼

狮吼

2020-07-27 19:02

21.53K
《三十而已》终于带火了女性题材剧

文 | 首席人物观,作者 | 殷万妮,编辑 | 江岳

01

” 她题材 ” 的电视剧和综艺在 2020 年扑腾出了很大的水花 ,有媒体统计,在现有的待播剧中,女性题材占了 13 部。

《三十而已》聚焦了三个即将三十的女性,童瑶饰演全职妈妈顾佳,毛晓彤饰演上海本地女孩钟晓芹,江疏影饰演在上海打拼多年的外地女孩王漫妮。

这部剧最先是靠顾佳全职妈妈这一角色火出了圈:” 人间过绿器 “、” 用铂金包混入太太圈 ” 频繁登上热搜。网友甚至用 ” 顾学 ” 去定义顾佳的言行举止,即指在当主妇的修行、御夫育娃、语言艺术等层面,做到 TOP 级体面和满分舒适度。

单看视频片段,很容易形成一种主角开了光的错觉。

此前,国产剧塑造全职妈妈和家庭主妇的形象,非常同质化,有的甚至因过度戏剧化而被加工成笑料。远一些的是《回家的诱惑》里的林品如、《贤妻》里的韩大芸,近一些的是《我的前半生》里的罗子君。

这些女主角的角色的套路化模式就是——被抛弃、离婚、重生,男性贵人更是女主浴火重生的必备宝藏。

独立人格似乎成了全职妈妈不具备的特质。

《三十而已》里童瑶饰演的顾佳一角,与此前荧幕上的全职妈妈形象截然不同,她游刃有余地经管着自己作为人妻、妈妈、公司实权管理者的角色,有品位、有自我。

” 顾佳 ” 一角最开始定的是佟丽娅,佟丽娅还同另外两位女主演出席过该剧的推介会,但后来粉丝撕番、对角色人设不满起了风波,佟丽娅辞演,当时剧方给出的解释是 ” 档期不合 “。

童瑶确实更适合这个角色,她的气质很独特——大气稳重又温婉柔软,与 ” 顾佳 ” 这一角色很契合。顾佳是一个有格局的女性,在社交时会察言观色,随机应变,但这个过程很巧妙,多一分显得世故老成,少一分又显得钝感笨重,童瑶在这一点上就处理得很好。

酒桌这一场戏,顾佳来挽回被丈夫气走的老客户老万,而老万的订单占公司一年利润的百分之五十。开席前,双方的对话就已经有试探、交锋的意味了。

老万先是埋怨顾佳约的晚饭时间不早不晚,暗示晚饭后的第二场。顾佳咂摸出了老万暗示潜规则的意思,强调了 ” 人妻人母 ” 的身份。在对方表示不愿体谅时,顾佳又再次点明来意,道歉可以,但只愿正式道歉。

《三十而已》终于带火了女性题材剧

这场重头戏,童瑶选择用更细致的表演方式呈现出来。即便不看嘴角弧度,童瑶眼睛也一直含着笑意,道歉的姿态不做作,也不强势。童瑶在说 ” 我今天是正式来跟您道歉的 ” 这句台词时,有停顿、有缓和,说到 ” 正式 ” 时,又加了重音。这样的处理,可以让观众更便于理解角色动机,也更便于认识角色——看得出顾佳放得下身段,但也有原则和底线。

这样的细腻还贯穿了很多场戏中。比如在得知丈夫弃了这场大订单时,丈夫因对方不懂设计而怼天怼地时,童瑶的处理是抿嘴、轻点了一下头,手上没有停下整理文件的工作。丈夫在抛出 ” 我还是不是这公司拍板的人 ” 时,童瑶没有急着回复,而是先是笑了一下,连连点头,再笑着回复 ” 是啊 “。

《三十而已》终于带火了女性题材剧

两次点头,意味全然不同,前者表示对丈夫情绪化的包容,后者是对丈夫事业的认可。这样的表演既有层次又有节奏,人物也更立得住。

回到全职妈妈这一社会角色上,剧中在家庭内部,无论是丈夫还是儿子,对 ” 顾佳 ” 全职妈妈的身份是表示认同的,同时在情节设置中,也没有 ” 丈夫在外应酬的价值高于妻子照料家里 ” 的俗套剧情,双方处于平等、互相尊重的关系。

当然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这样的人设过于完美,会让更多丈夫和家庭以此为标准,过度要求全职妈妈。事实上,一口难吃一个胖子,打破对全职妈妈的刻板印象是第一步。迈出这一步,渐渐也会有更多种类型的、更立体的、也更贴近现实的全职妈妈被创作出来。

02

《三十而已》在刻画两性关系上,尤其是夫妻关系,也很符合当下很多年轻人面临的困境。

比如钟晓芹和丈夫陈屿之间存在的种种矛盾,钟晓芹是本地小康之家的乖乖女,婚后在情感上依旧很依赖父母,而陈屿则不满上一代介入生活太多。

《三十而已》终于带火了女性题材剧

夫妻双方各有所好,一个爱养鱼一个爱养猫,一个沉默不语一个爱刷剧,日常生活里很少沟通,双方的情感破裂不是因为第三者插足,也不是因为争吵,但感情却实实在在地于平淡中不断损耗。

单身的王漫妮这一条感情线,也参照了当下年轻人被快餐爱情、暧昧不定围绕的现状。王漫妮渴望爱情,但始终保持理性、冷静,面对已婚男士、非理想型男士的追求,都能体面、迅速地拒绝。可等到真正遇到喜欢的人了,王漫妮又在感性投入和理性防备之间摇摆不定,患得患失。

《三十而已》终于带火了女性题材剧

虽然是女性题材的剧,但剧里的女性并不是十全十美,她们每每做出选择时,都能看出人物背后的思考和缘由。相应的,男性角色也并非是扁平的、功能性角色。

杨玏饰演的陈屿,因担心无法更好地承担父亲的责任,想让意外怀孕的钟晓芹打掉孩子。但陪妻子做产检,听到胎儿心跳的声音时,也会为之动容,同时转变想法。嘴上说着家里没地方放婴儿床,半夜也会偷偷拿尺子量鱼缸的大小,确认是否能替换成婴儿床。

许幻山后期出轨背叛了家庭,但前期在顾佳短暂沉迷太太圈,希望借此走捷径时,他反而一直保持清醒,并适时提醒妻子。

《三十而立》更耐心地去展现了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有出入时,伴侣双方如何面对困境,而不是用非黑即白的对立手法去塑造人物、制造冲突。

在职场的刻画上,《三十而已》也比较贴合现实。王漫妮是奢侈品牌的金牌销售,关于她遇到的形形色色的顾客、岗位竞争和职业进阶,是编剧和主创团队做了不少深度采访后还原出来的。

江疏影在扮演这个角色前,还提前去了商场的奢侈品店,观察柜姐上下班的状态。江疏影发现柜姐们在服装上的差别。大家在店里上班时穿着制服,配着非常精致的妆容,到了下班,几乎都会换上运动鞋,或者舒服的夹脚拖鞋,反差很大。

江疏影把这一观察也用到了剧里。

《三十而已》终于带火了女性题材剧

03

尽管制作精良,真实性上也比以往同题材剧集好一些,但《三十而已》在制作上仍存在现实题材剧里的通病。

主创在设计角色时,提炼的 ” 全职妈妈 “、” 恨嫁的沪漂女青年 “、” 已婚却没有方向的乖乖女 ” 都是现实里讨论度极高的人设。

在谈及这一点时,主创的阐述是,” 从创作角度来讲,我们不想代表或定义当下的三十岁女性群体,而是希望截取她们身上的多个侧面,在个体故事中寻找情感共鸣。”

当截取的多个侧面集中在一个人物身上,不免让观众产生过于戏剧化的观感。比如顾佳遇到的丧偶式育儿、丈夫婚内出轨、阶层流动焦虑,王漫妮碰上以不婚为托辞的暧昧对象、被老家的父母催婚、年龄焦虑、金钱焦虑等等。无论是哪一点,单拎出来都是当下热议的话题。

阶层和物欲仍是不变的轴心——它成了剧中多数人的困境。除此之外,为了扣题,剧集在台词设计上也时不时出现关于 ” 三十岁 ” 的讨论,甚至强行升华。

这样的设计意图自然是引发关注,企图以更清晰、简洁的方式击中女性观众的共鸣,但包装的刻意感,或多或少会影响到聚集的整体观感。

主创也曾用 ” 现实题材剧创作的初衷就是直面问题不粉饰 ” 当挡箭牌。好的影视作品要根植于现实,但艺术创作不等同于消费现实、彻底贴合现实。

留白有时恰恰是更妥帖的方式。怕是担心引发此类争议,剧集在片尾设置了小剧场,把镜头聚焦在煎饼摊位的一家三口。

幸福快乐与金钱的多少不成正比。一处细节是,煎饼摊位家的小朋友有一本简易版蜗牛画,蜗牛是用铅笔画的,小小一只,在每一页白纸的位置不同,快速翻动纸张,便成了一个关于蜗牛的小动画。

这里也和许幻山给儿子设计的漫画书形成一处对比。但即便是这样的简易版漫画,也能吸引到两个孩子,并让他们成为朋友。阶层、虚荣、标签反而在小孩子这里被打破,彼此都是平等的。

《三十而已》终于带火了女性题材剧

电视剧创作在迎合大众取向和主流价值观这一点上,并未改善。

从 2016 年的《欢乐颂》到 2019 年的《都挺好》,再到 2020 年的《安家》,关于贫困女性的原生家庭一直是舆论焦点,电视剧的制作团队甚至会刻意安插相关角色,制造出圈话题。

当下关于女性新的讨论点在于年龄,单是柠萌影业就推出了系列剧《三十而已》《二十不惑》,这自然不是什么问题,只是创作者有没有可能成为引领者。

《三十而已》的总制片人陈菲在媒体采访中提到,” 许幻山最终是出轨的,在我们的立场,对出轨零容忍。”

当 ” 我们 ” 同 ” 观众 ” 彻底重合,那么拓宽可能性的渠道只会越来越窄,创作者的处境也会越来越被动。

细数种种,《三十而已》终归是瑕不掩瑜的。它展现的女性、两性关系,都在打破以往大众的刻板印象,同时它呈现的女性力量是掷地有声的,她们各有各的迷茫和窘迫,却仍彼此欣赏,彼此扶持,并挣扎着前行,这一姿态自是动人。

本文(含图片)转载自首席人物观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狮吼网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shihoujun2019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