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商学院

起底小米手机新掌门:曾是中兴得力干将,转战紫光后如今重回老本行

狮吼

狮吼

2020-07-31 17:13

21.41K
起底小米手机新掌门:曾是中兴得力干将,转战紫光后如今重回老本行

文 | 贝克街探案,作者 | 贾沛霖

曾学忠何许人也?在雷军发布微博前,可能大众对于他并不熟悉。

雷军在 7 月 29 日下午发了一条微博:” 小米迎新了,欢迎新伙伴曾学忠!” 众人这才知,曾学忠是何方神圣。

他有着 20 多年的工作经验,清华高材生毕业,在中兴、紫光浸淫多年。如果论起在手机和芯片领域的经验,曾学忠在国内企业中没有多少人能出其右。

不仅此次曾学忠入驻小米,担任负责手机的副总裁,同时在去年他自己还创办了一家通信公司。在担任小米副总裁的同时,他仍然担任这家公司的董事长。

这也体现了雷军此前透露的小米干部选拔原则。虽然主要以内部提拔为主,但是雷军近两年在外部引进人才的力度上,绝对是超过以往。

2019 年 1 月,雷军的人才引进初显成效。前金立集团总裁卢伟冰加盟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Redmi 品牌总经理。2020 年 1 月,原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加入小米。2020 年 6 月,前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杨柘履新小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首席营销官。

从卢伟冰,常程,再到杨拓,曾学忠,雷军的人才引进,逐渐下满了一盘大棋。

起底小米手机新掌门:曾是中兴得力干将,转战紫光后如今重回老本行

推销天赋异禀

1973 年,曾学忠出生在广东蕉岭,家里是书香世家。而且蕉岭人本身就十分擅长沟通,当地人特点就是健谈。这也为后来曾学忠在销售领域上一骑绝尘,打下了基础。

不仅在健谈方面异于常人,曾学忠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学霸。1991 年,曾学忠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清华大学现代应用物理专业。在清华校园中,曾学忠开始了在光纤通信领域的学习。

正如此前许多互联网大佬都有着在校园中做生意的历史,曾学忠也曾在清华园中发了一笔小财。

那个年代,倒卖光盘十分盛行,中关村正是当时光盘的集散地。曾学忠伙同几个同学一起跑到中关村批发游戏光盘,再回到清华园内售卖,并且还提供上门推销服务。仅仅一个暑假,他就赚够了接下来一年的学杂费用。

持续不断的小生意,让曾学忠在大学里的时光过得十分舒适自在。在不断的推销过程中,他的营销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1995 年,由于他的表现十分突出,曾学忠被提前招入中兴担任校园大使,并负责中兴在当时北京高校的校园招聘活动。

身为一个理科型人才,曾学忠的营销能力却超出寻常理工科学生的数倍。这不得不说是他的天赋异禀。

1996 年,曾学忠从物理系毕业之后,立刻就被中兴招入了麾下。随即在一年之后,中兴成立新的市场部,而曾学忠成为其第一批营销人员。

刚开始在市场部工作时,曾学忠看到了当时西南市场的广阔空间以及成长潜力,于是主动申请自己去西南地区负责。仅仅三年,曾学忠就打开了中兴当时在西南的市场。

” 我每到一地,我就能很快地和当地人打成一片,” 曾学忠透露自己的营销成功之道。

2000 年,曾学忠就因为业绩优异被提拔为西南地区贵州和云南区域总经理。不可思议的是,曾学忠把西南地区的战绩,做到了中兴内部全国前三。

而从 2002 年开始,曾学忠就担任中兴第二事业部副总经理。从原来的西南省级总经理,变成负责南方片区 11 个省,数百名员工的管理工作。在他担任副总经理的两年间,其管理区域的销售额从 20 亿增长到 40 亿之多。

2006 年,中兴内部将曾学忠提拔到了中兴通讯担任高级副总裁。而在他担任高级副总裁期间,多个片区创造了营收 10 亿的销售奇迹。” 曾十亿 ” 的名号,也随之传开。

接下来的七年中,曾学忠在中兴的日子越过越顺。中兴通讯凭借着那时与中国国内运营商的定制机合作,占据了相当大的国内手机市场份额。

失意的 6 年

曾学忠在生涯的前 17 年间(1996-2013),都堪称顺风顺水。不仅自己从一个基层销售人员一步一步晋升到中兴通讯的高级副总裁,而且还在中兴内部收获了无数赞誉,被认为是得力干将。

但是曾学忠的生涯,到了 2013 年开始发生了转变。

进入 2010 年后,许多厂商开始进入手机领域,尤其是当时的互联网手机概念被炒得如火如荼。

而中兴仍然固执地坚持着与通讯商的定制机业务,以及长期忽视互联网手机的异军突起和营销策略。秉持着机海战术的中兴手机,在诸如小米魅族的攻势之下节节败退。

转折点发生在 2013 年,中兴首次跌出了国内手机市场前五。

那时正逢运营商即将停止定制终端机补贴政策,中兴通讯业务未来发展向哪里转变,成了每个中兴人心头的疑问。

而他们所能想到的,让 39 岁的曾学忠接替了此前的老将何士友出任终端业务的掌门人。

曾学忠虽然此前战功赫赫,但是摆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烂摊子。

中兴在通讯市场上的节节败退,代表着中兴此前赖以生存的机海战术商业模式被彻底颠覆。当时许多人并不看好曾学忠能够带领中兴手机完成逆袭。原因即在于,曾学忠没有能够转化整个中兴通讯理念的能力,并且他们已经错过了转型最佳时机。

事实果然如此。虽然曾学忠在那两年持续的对中兴通讯进行年轻化、高端化、精品化的战略宣传,但是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多款当家手机在网购平台的好评率均低于 90%。相比于竞争对手,实在略为惨淡。

2014 年,经过了一年时间的升级改造,曾学忠交出了他掌管中兴通讯后的第一份答卷:全球出货量为 4800 万台。但是这一数字仍然落后于华为的 7500 万,以及小米的 6112 万。

曾学忠虽然仍然坚信自己能够完成这一任务,中兴通讯能够赶上与前面二者的差距,但是这一差距反而被市场无情的拉大。2015 年,中兴的全球出货量为 5600 万台,但是国内市场仅仅 1500 万,甚至不如当时的魅族。

这一数字在 2016 年变得更加的惨淡。当年中兴的出货量仅为 3560 万台,相较于 2015 年暴跌 2040 万台,而且中兴 2016 年营收只增长了 1%,净利润则暴跌 143.49%,亏损额达到了 23.6 亿元。

这一表现让中兴高层认为曾学忠已经无力再负责通讯市场。随即曾学忠被 ” 退位 ” 至 EVP 一职,但是实权已经旁落。

纵观曾学忠失败的这三年,其实很多迹象都已经表明他在营销方面的失策。

过快地放弃整个运营商市场,并且将主要精力都集中在线上渠道建设,而忽视了线下实体店。后来的一切证明,中兴太快放弃运营商以及线下实体店,使得 OPPO 和 vivo 在短期内占据了极大的优势。而线上又拼不过以互联网销售为主题的小米和魅族,中兴出现业绩暴跌,实属情理之中。

曾十亿的神话不再,接下来的路又该往何方?

新的启程

虽然中兴并未将曾学忠辞退,但是将其调任为 EVP,让曾学忠感到自己不再适合中兴。

2017 年 4 月,曾学忠向中兴通讯递交了辞职报告。在 20 天之后,他加入了紫光集团任紫光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这也是在中兴通讯任职 20 年之后,曾学忠在新的半导体领域开拓了属于自己的新战场。

在紫光的两年中,曾学忠主要任职紫光展锐的 CEO,也就是此前的展锐以及锐迪科收购合并之后产生的新公司。

在他的手上,紫光展锐陆续发布的两大新产品线 ” 虎贲 “、” 春藤 “。而展锐也在曾学忠的带领下,向 5G 方向发展。

2018 年 12 月,紫光集团宣布,曾学忠圆满完成了紫光展锐的过渡期 CEO 工作,重新回到集团内继续担任执行副总裁一职。但是仅仅三个月之后,曾学忠就向紫光集团递交了辞呈。

辞职后的曾学忠转而加入了由深圳市福田区政府牵头成立的汇芯通信,开始了新一段征程。汇芯通信的主要研究方向,即为新型半导体材料及工艺、基站用中高频核心器件、面向射频前端、硅基毫米波集成芯片。

这也是为何此次曾学忠入职小米,引发了对于小米自研芯片的无限猜想。

纵观曾学忠的 20 多年职业生涯,顺风顺水,黯然下场,重新出山,是他的标签。而雷军所看中的,也正是他在行业内的浸淫和经验。

曾学忠这个以往不为公众所熟知的名字,会在小米声名远扬吗?(本文首发钛媒体 APP)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本文(含图片)转载自贝克街探案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狮吼网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shihoujun2019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