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视野
  3. 案例

哈罗单车的逆袭与变量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103篇文章

关注

“两年一个新的起点。”哈罗单车升级为哈啰出行后,其CEO杨磊发了一条这样的朋友圈。同样,执行总裁李开逐也在朋友圈发出这样的感概: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这是一个关于逆袭的故事。

作为后来者,在阿里系蚂蚁金服持续重仓后,哈罗单车上位逆袭成功。在会上,李开逐表示,依据蚂蚁金服提供的数据显示,哈罗单车的市场份额已经接近50%,同时,今年4月份,哈罗单车的日订单量达到2000万单,成为行业业内第一,高峰值接近2300万单。

哈罗单车早期投资人GGV纪源资本执行董事李浩军称,过往的经验是,老大、老二打仗,老三被打死,哈罗单车的逆袭可以被商业案例写进教科书,逆袭并不容易。

而今,摩拜卖身给美团,ofo已走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原来两大巨头活得并不滋润,也是因此,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普遍被外界质疑, 同时,现对外宣称已成为行业第一的哈罗单车也尚未完全盈利。

不过在互联网的商战中,老三逆袭上位的故事不多,在战争已起时入场,于清场时弯道超车,作为共享单车逆袭的样本,哈罗单车逆袭的故事,也是三年来,共享单车发展的缩影。

哈罗单车的逆袭与变量

它能讲完共享单车没有讲完的故事么?

哈罗单车做到了什么?

1、农村包围城市

“所谓的农村包围城市,其实说到底就是因为没钱,没办法和摩拜,ofo两个玩家直接在一线城竞争。“杨磊说。

2016年11月,哈罗单车第一辆单车登陆宁波。但这门生意之重还是超出了杨磊想象。2017年3月份之前,杨磊几乎把所有投资人见了一遍,但大部分投资人均表示,摩拜和ofo都是要融资2亿美金,你融资1500万美金能做什么?

最后,杨磊自掏腰包拿出100万美金之后,GGV纪源资本终于入场。2018年1月份,哈罗单车拿到由纪源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随后又拿到了由成为资本领投超过1亿人民币的B轮投资。

当时,两大头部玩家仅仅在2016年10月份前后就拿到了接近九亿人民币的融资,两个粮草充足的玩家进行闪电战,大面积铺车,在一线城市激战。

“一亿人民币压根就上不了牌桌,”杨磊说,如果再回到2016年,我肯定不会选择做共享单车。2017年春节前后,杨磊面临着无米下锅发不出工资的境地,为了活下去,甚至主动想给ofo提供技术服务来赚钱,但双方的这次“交易”并没有继续推进。

迫于无奈,哈罗单车选择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这也让其避开了一线城市的价格战,同时,当时正压一线现场酣战的摩拜和ofo,无暇顾及三四线城市,这也给了哈罗一定的生存空间。

截止目前,哈罗单车的一共进去入了262个城市,“其中在一百个城市已经实现了盈利。”李开逐表示,不过,目前,哈罗单车的几乎没有进入一线城市。

2、及时站好了队

2017年6月初,哈罗单车的资方成为资本合伙人沙烨组了一个饭局,包括哈罗单车高层、蚂蚁金服CEO井贤栋等七人在上海一个酒店探讨业务合作。

“饭局结束,也没觉得蚂蚁金服会进来,饭局主要是谈业务合作。“不过在此之前,杨磊心里有自己的算盘,如不能拿到腾讯或者阿里的投资,结局一定是死掉或被并购,腾讯很早之前就已投资了摩拜,而阿里虽也投资了ofo,但因进入的相对较晚,没什么话语权。“拿阿里投资还是有机会的”。

事实证明,杨磊的判断是准确的,饭局结束的第二天,在井贤栋家中, 双方开始接洽投资适宜。“效率非常快,”负责牵线的沙烨说,蚂蚁决定投资后,就立即执行了。

“2017年,一整年,我们都处于没钱状态,只要稍不小心,就可能会死掉,“2017年12月份,蚂蚁金服正式投资了哈罗单车,同年10月份,也是在蚂蚁金服的撮合之下,永安行低碳科技和哈罗单车合并,保留哈罗单车的品牌。

合并完成之后,该公司账面上还有10亿元的余额,也是这笔钱,帮哈罗单车度过了艰难时刻。在蚂蚁金服进来后,哈罗单车在其他非头部玩家陆续破产清算时,活了下来。

目前,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和7月,蚂蚁金服连续重仓哈罗单车的E+和F轮融资,融资额分别为20亿美金、10亿美金。不过,对于这两笔融资, 哈罗单车并没有确认。

据接近哈罗单车的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目前哈罗单车正在拆分VIE架构,并即将完成。

它还有哪些不确定的变量?

1、一线城市投放权

2017年9月7号,共享单车行业迎来了转折点。

当天下午,北京市交通委宣布暂停新增投放共享自行车。至此,全国范围内发布共享单车”禁投令”的城市已达12座,分别为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福州(市区)、郑州、南京、南宁、扬州等。

这对于进击中的哈罗单车而言,无疑是一个不好的消息。截止去年9月份,哈罗单车依然没有进入一线城市,“禁投令”则意味着哈罗单车无法进入一线城市,就像杨磊所言,一线城市的市场土壤是比较肥沃。也是因此,哈罗单车在市场上的声量一直没有起来。

但因为ofo此刻正处于资金链短缺的绝境中,而美团也正处于上市前夜,摩拜和ofo的运维已经捉襟见肘。最近两个月,界面新闻记者在北京多个不同路段实测后发现,因为ofo、摩拜在路面上流动车辆减少,同时报修率变高,小黄在路面上的有效可骑行车辆极速降低。

经过资本大战后,共享单车又开始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

”在一线城市,我们现在也有一些突破,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们非常有耐心 。“李开逐说。

但不管如何,一线城市的投放权对于哈罗单车而言,依然是一个不得不突破的市场。

2、能讲好四轮的故事么?

哈罗单车升级成哈啰出行后,继续加码四轮布局,开始讲新的故事。

9月17日,哈啰出行宣布和首汽约车、嘀嗒打车、高德地图等网约车平台合作,10月份开始,在哈啰出行APP上,陆陆续续上能直接打“网约车”,而在此之前,哈罗单车就已经布局助力车业务,目前,已经进入超100个城市,骑行总里程5.8亿公里,同时,还和巴歌出行、威马汽车等合作。

不断拓宽边界,讲新故事的哈罗单车正在走一条与ofo、摩拜似曾相识的路。去年,他们分别和滴滴、嘀嗒等网约车平台合作,通过其APP为网约车平台去导流。

“摩拜在汽车、大巴等领域都有尝试,但最后表明从2轮切入4轮业务的尝试是失败的,导流的意义不大。“一位接近摩拜人士对界面记者新闻说。不过,杨磊说,他们提供的不仅仅是流量入口,还会提供算法机制,为司机筛选乘客。

尽管如此,在出行市场要面临的困境和对手,将比共享单车更加复杂,哈罗能讲完摩拜没讲完的故事吗?

发布者:界面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2352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13263413991

邮件:info@shizihome.com

电话:010-8212122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