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视野
  3. 观察

贾跃亭“坑人史” 身不由己还是空谈梦想

华尔街见闻

华尔街见闻

关注

即使身处国外,贾跃亭仍是那个能够引爆话题的人物。这一次,他和许家印杠上了。

国庆假期最后一天,恒大健康(HK.0708)发布公告称,由于此前恒大支付的8亿美元的资金已经耗尽,要求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果,贾跃亭要求剥夺恒大有关融资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合作协议。

对此FF公司回应称,恒大健康未履约付款,并阻止FF接受其他投融资是与恒大解约的唯一原因。同时,恒大还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

从许家印亲自视察FF并作出高度赞赏到“画风突变”,中间仅仅隔了三个月。双方合作时签订的补充协议成为了关键,而当初“雪中送炭”的情谊也被如今置于台面的控制权之争击得粉碎。

“许家印被坑了。”贾跃亭这一次又成为“吃瓜群众”眼中临时反水的骗子。

贾跃亭“坑人史” 身不由己还是空谈梦想

创业偶像人设的崩塌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老赖”是现在的贾跃亭挥之不去的称号。不过也是这样一个曾经八次被列入全国失信人被执行名单的人,拥有神奇的魔力,让不少人前赴后继深陷其中。

不可否认,会计专业出生的贾跃亭深谙资本运作之道,这也为乐视系的迅速登顶提供了基础;同时,他构建“乐视生态”的想法也十分具有前瞻性。

贾跃亭在很早就有了版权意识。2006年,其他视频网站还在免费提供视频时,乐视网却以付费点播为主。即使背负着资金压力,乐视还是领先一步,以低廉的价格获取了不少影视作品的版权。之后通过销售版权,乐视的收入获得了飞跃。

2010年,保持三年盈利的乐视网成功上市,成为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上市首日涨幅超过发行价60%。

上市之后,贾跃亭将乐视的触角伸向了影业和智能电视领域,“乐视生态”雏形初见。从上游内容生产、到内容平台式集纳、再到终端设备覆盖和外部应用输入,产业链垂直整合的商业模式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圈。

接下来,贾跃亭把“饼”摊得越来越大,即使在乐视的艰难时刻,他还是选择激进地扩张版图。手机、汽车、体育行业的人才都被收入麾下,贾跃亭甚至放言:“2015年我们将颠覆传统汽车。”随后,乐视金融、乐视云相继成立,疯狂扩张带来了营业收入的又一次猛增。

短短十几年,乐视便已在七个方位布局,员工规模曾以万计,市值一度超过1600亿。缔造了乐视神话的贾跃亭毫无悬念成为大家眼中的创业偶像。

但是,创业偶像的融资+烧钱模式却暗藏隐患。据Wind数据显示,自2010年上市以来的近七年时间里,乐视网累计融资300.77亿元,其中直接融资92.89亿元,占总融资额30.88%;间接融资207.88亿元,占总融资额69.12%。

2016年下半年,急剧扩张的乐视迎来了危机的集中爆发。乐视资金链危机和债务问题被多个媒体曝光。于此同时,贾跃亭一封内部信宣布要停止烧钱,公司资金不足的问题暴露无疑。

随后,问题接踵而至,从易到事件到员工讨薪,从股票被冻结冻结到变相自融,再加上IPO财务造假被查处,贾跃亭的商业帝国逐渐坍塌,乐视网股价暴跌,甚至创下无数个“一字跌停”,在退市的边缘徘徊。不同领域的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乐视被人称作“庞氏骗局”,贾跃亭本人也被贴上“坑人”的标签。

数量最大:乐视散户

说到坑人,最直接也是最大群体的受害者,非散户莫属。乐视的股价是怎么从从辉煌到没落的不必多说,这其中都是散户的伤心往事。

散户投资乐视都是抱着大赚一笔的心态,而危机爆发前的乐视的确也没有让他们失望。据以往数据显示,乐视网股价在2015年时最高接近180元/股(除权)。不过,危机频出的乐视之后便开始经历下跌,到2017年年初,股价已经跌至36元/股(除权)左右。

尽管负面消息缠身,乐视还是找到了融创这个救命稻草。2017年1月15日,融创宣布将以168亿元的收购价格乐视系旗下三家公司股份。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自开市起停牌重组。

面对着一直跌跌不休的股价,经历过巅峰时刻的乐视股民仍不甘心,融创资金的投入和以此为背书的乐视重组被这18万股民寄予厚望。

事实并未如股民所愿,复牌后乐视上演多个“一字跌停”。在此之前,乐视重组议案因股权冻结和债务压力而终止,中邮基金、广发基金、上投摩根基金这些重仓乐视的基金甚至下调乐视网的股价估值至3.9-3.94元/股。

在股民损失惨重的另一面,贾跃亭都做了些什么?

2014年,贾跃亭掩护姐姐贾跃芳分3次共计减持4700万股,累计获利22.84亿元。2015年,贾跃亭开始自己套现,前后共套现57亿元。不仅如此,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当时深陷偿债危机的乐视网分别优先归还贾跃亭、贾跃芳20.7亿元、9.7亿元,共计30.36亿人民币。2017年上半年,贾跃亭姐弟再度抽回4.35亿元。

据媒体报道,2014年以来,贾跃亭与贾跃芳两姐弟,通过减持、质押、关联交易、挪用资金等手段,入账资金至少400亿元,支出则至多270亿元,有约130亿元的巨额资金盈余仍无明确去向。

名气最大:娱乐明星

乐视生态链上,乐视影业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计划注入乐视网,颇受资本青睐。在2013年到2014年期间,乐视影业先后获得深创投2亿元的A轮投资以及恒泰资本3.4亿元B轮投资。同时,众多明星也开始进入乐视的资本局。

2014年10月,导演张艺谋认缴新增注册资本208.33万元。

2015年5月,郭敬明以1元/股的价格获得500万股乐视影业股权。

同年张艺谋参与乐视影业增资,出资额增至1201.53万元;孙红雷出资239万元,持股比例为0.28%,黄晓明出资5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59.9万股。

接着,邓超的慧形慧影工作室以30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孙红雷和孙俪工作室各出资20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冯绍峰出资1000万元;李小璐和黄晓明各出资500万元。

此外,刘涛、贾乃亮、倪妮、秦岚、马苏、霍思彦(霍思燕)、陈赫工作室参股的北京锦阳资产管理中心以1.15亿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持股约390.6万股。

除了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也被明星看好。2016年,除了在乐视影业出资1000万,刘涛出资乐视体育5000万,成为乐视系中持股最多的明星合伙人。除了她之外,孙红雷、贾乃亮、周迅、王宝强等人都曾入股过乐视体育。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增值后,明星投资者却迎来了噩梦。

2016年11月,乐视爆发债务危机,乐视影业估值大幅缩水。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自开市起停牌重组,重组标的为“乐视影业”。2018年1月,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事项终止。9月22日,乐视控股所持的乐视影业21.8%股权被司法拍卖,整体股权估值仅24.39亿,距其98亿元估值缩水75.11%,持股明星的损失惨重。

另一方面,乐视体育也不安稳:国安冠名落入他人之手,运营失误频出,ICC、WRC等赛事权益流失,中超、亚冠、英超、F1等头部赛事版权的旁落,高管相继出走,这都给乐视体育的未来的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最意想不到:商业大佬

如果说散户和明星投资者被坑是因为在资本市场经历尚浅,那么商业大佬被坑则是让人意想不到的。

贾跃亭坑过的大佬是重量级的。上文提到的乐视体育曾经吸引过马云、王健林和王思聪的投资;而贾跃亭的造车计划则被柳传志看好,据《21世纪经济报道》,乐视某一轮融资联想控股出资数额达4000万美元。

在此之中,地产商孙宏斌无疑是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人。

作为贾跃亭的好兄弟,孙宏斌不止一次在人前称赞贾跃亭具有前瞻性,是一个很稀缺的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谁曾想,他最后却成为了贾跃亭的“接盘侠”。

2017年1月份,乐视网陷入资金链危机,孙宏斌带领融创以150亿元资金进入乐视系,获得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和乐视影业15%的股权,成为这三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并派驻董事和财务人员。

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CEO 等职务,退出董事会,出走美国,将乐视这个“烂摊子”留给了孙宏斌。2018年3月14日,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在之后召开的融创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说“损失了165亿,还怎么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总共投资了165亿,都归零了!”

另一方面,贾跃亭也在经历着艰难时刻,国内欠的钱还不上,计划依靠自己创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Faraday Future(FF)翻身的贾跃亭造车时又遇到了资金危机。此时,另一位地产大佬——许家印出现了。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恒大正式入主FF。

本以为双方联合美事一桩,贾跃亭能靠着FF翻身,许家印也能通过投资获得收益,可现如今双方却为了控制权撕破了脸,剧情走向使大家越发看不清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恒大曾投资汽车经销行业龙头广汇汽车为FF销售铺路,此番若是恒大被迫出局,恒大曾计划的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合作在短期内将无法达成,这势必对恒大股价造成一定影响。

如果是这样,许家印会成为继孙宏斌之后又一个被坑的大佬吗?

发布者:华尔街见闻,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2590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Big-Dream1314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