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视野
  3. 观察

手机“拖后腿”,华硕再调组织架构谋变

一本财经

一本财经

2018-12-23 13:15

15.43K

12月13日,华硕电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硕”)发布公告称,其CEO 沈振来将于12月底离职,公司接下来实行双执行长制,由现任副总裁许先越及胡书宾接任。

这被认为是华硕近年来最大的架构调整。为了应对此次人事与业务策略的改变,华硕宣布一次性计提费用约62亿新台币,包含提列存货损失、权利金资产摊销及组织调整费用。

据悉,在组织架构调整的同时,华硕也将会重新调整手机业务,未来重心将瞄准游戏手机和高端手机市场。“持续亏损,没有地位,但手机也是战略需要,不会轻易舍去。”华硕终端的一位员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样描述华硕手机业务在公司的地位。

败走手机市场

一直以来,华硕在全球主板市场处于龙头地位,显卡市场份额也是前三,其业务遍及游戏、笔记本、电竞外设等领域。

手机“拖后腿”,华硕再调组织架构谋变

不过,今年其业绩却并不理想。据台湾证券交易所网站披露的信息显示,2018年前11个月,华硕累计营收为3579亿新台币,同比减少9.8%,今年以来几乎每月营收都同比下降。

具体在手机业务方面,华硕手机市场份额常年归属于“其他类”。其推出的ZenFone产品系列曾因价格便宜且功能丰富(类似小米)而受到好评,但如今随着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日渐饱和,ZenFone业务连续亏损已成华硕获利能力的累赘。

未来,华硕手机业务重心将会瞄准游戏手机领域和高端手机市场,而ZenFone产品系列走向也被外界关注。近日,本报记者登录华硕商城已未见ZenFone产品系列在售卖。在售的仅有ROG游戏手机。

华硕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专家用户(高端)领域是否延续ZenFone还未定论,目前没有细节信息,或许要等到2019年1月初。

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研究总监兼中国区研究负责人闫占孟认为,当市场竞争越激烈的时候,细分市场需求就越多,用户希望更多有个性的产品出现,而高端、游戏市场如果做得好的话会更有市场。

2017年早些时候,华硕CEO沈振来已经表态,2018年要将电竞手机作为关注方向,但直至2018年9月华硕才推出首款电竞游戏手机ROG Phone。然而,有专业人士称,ROG系列用户一般都是“土豪”,市场需求并不大。

记者了解到,目前游戏手机市场份额相对较大的是黑鲨手机和努比亚红魔手机。华硕一位员工认为,手机定位电竞游戏和高端市场也是无奈下的差异化竞争。

实际上,随着“吃鸡”、王者荣耀等游戏的兴起,电竞游戏手机可谓一片蓝海。游戏手机市场在2017年初也是大热,但今年3月至下半年后游戏市场开始出现增速放缓的情况。

IDC手机分析师王希告诉记者,游戏和高端手机市场都已经有玩家进入了,尤其游戏市场,很大程度是软件导向的,而未来的市场需求要看新的类似“吃鸡”这种等级的游戏出现,才能带动大幅的增长。

不少业内人士也认为,如果未来缺少像“吃鸡”一样现象级的游戏,那游戏手机市场需求还是会下滑。

“华硕ROG Phone首批已经达到了和前述两家(黑鲨手机和努比亚红魔手机)差不多的量级,考虑到更高的单价,表现尚可,后劲有待观察。”王希认为,华硕有在PC行业游戏市场的技术、用户偏好、一定量的既存粉丝用户积累,这是他们的优势。但其实针对“吃鸡”游戏,ROG phone与其他厂商产品相比,在外设扩展上面的优势并不大,因为加入扩展设备会被腾讯匹配为模拟器玩家。

“史上最大改革”

在手机业务重心调整的同时,华硕的组织架构也在面临变革。

实际上,创建于1989年的华硕此前已经历过几次变革。第一次,华硕董事长施崇棠带领华硕从全球最大的主板生产商过渡到个人电脑品牌商;第二次华硕完成华硕品牌与代工业务的切分;第三次,施崇棠则希望在移动互联时代争夺一片自己的领地。遗憾的是,华硕错过了3G、4G移动互联网的红利,第四次华硕瞄向人工智能。

2017年,华硕还进行过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如今,临近年底,华硕又做第二次组织改革。在此次变革中,现任CEO沈振来卸任后,华硕将首度实行双执行长制,由许先越、胡书宾二人共同担任执行长,而这种双执行长制也是模仿台积电、中芯国际。

据悉,除了宣布管理层变动外,华硕还一次性计提费用约62亿新台币,包含提列存货损失、权利金资产摊销及组织调整费用。

对于华硕此次变动,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华硕这几年来最大的调整,台湾媒体则用了“魂与本”“史上最大改革”等词汇形容华硕调整。

沈振来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组织变革主要是面对产业竞争的不确定性,期望加速传承,并树立典范。

“华硕没有丧失志气!”施崇棠表示,过去两年华硕一直处于营运低潮,在产品或服务方面也有很多失准或不够完善的部分,但面对困境,内部经过反复讨论辩证,将要找回华硕品牌的“魂与本”,也就是产品本身,以及品质与体验。施崇棠坦言,必须改造进化华硕组织和文化,而华硕也有很强的斗志,会再创造更大价值。

台湾富邦投顾分析师廖显毅认为,华硕的净资产约 1700 亿新台币,并且目前现金流量约 600 亿新台币。其认为华硕的财务状况仍旧稳健,2019年财年华硕依然可望发出每股 15新台币的现金股息,然而华硕在2018年面临三个负面因素,首先是欧盟在2018年第一季度对华硕进行“限制转售价格调查案”,其中需支付和解金为新台币 23 亿新台币。 第二是确认网通子公司亚迅亏损,其 2018年财年前9个月累积亏损达 18 亿新台币。 第三则是在2018年第四季度调整的智能手机业务一次性损失约 62 亿新台币。“我们估计以上损失合计金额为100 亿新台币。”廖显毅表示。

下一步会往哪儿走?华硕给出了部分答案,即AIoT(人工智能技术与物联网)。公开信息显示,华硕未来将战略性投资AIoT、商用及B2B领域,配合工业计算机产业的进化趋势,建立人工智能及移动装置产品于工业客户及商用市场的各种应用。不过,华硕中国区品牌人士未就AIoT业务相关规划向记者作出回复,其表示,该领域的计划只有提法,没有细节。

廖显毅认为,华硕在主板、显卡、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各方面都拥有强大的技术开发能力和出色的专有技术,但在智能手机市场惨遭滑铁卢。对于未来 5 年的业务布局,廖显毅建议华硕善用其核心技术,开发与服务器和AI高度相关的产品。

发布者:一本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3853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Big-Dream1314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