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商业
  3. 文娱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2019-02-03 05:15

16.83K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图片来源:Pexels

作者:云梦泽

2018年A股影视公司亏损的金额之大、范围之广,足以载入史册。

业绩预告显示,去年有多达10家公司大幅亏损,其中,华录百纳以净利润-33亿荣膺“亏损王”,印纪传媒和ST中南分别以-32亿、-27亿名列第二、第三。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就连一些影视龙头,也未能逃过一劫。华谊兄弟、慈文传媒2018年净利润分别亏损9.8亿、9.5—11亿;如果不计入新丽传媒的投资收益,光线传媒实际亏损约4亿。

即便一些影视公司2018年没有亏损,但是相比往年下滑的速度也非常惊人。比如,文投控股净利润下滑幅度高达96.77%至97.23%,捷成股份下滑76.73%至95.35%。

仔细研究这些亏损或业绩大幅下滑的公司,至少有以下4大特点:

首先,亏损金额排名前几位的,大多是换了大股东的公司。比如,华录百纳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美的创始人何享健之子何剑锋,骅威文化实际控制人变为鼎龙集团董事长龙庆棠之子龙学勤,ST中南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江阴高新园区管委会。

新上任的大股东,在“财务大洗澡”方面有很强的动机,一次性计提大额商誉等减值准备,以后就可以年年盈利了,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如此任性的做法,很快就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华录百纳、ST中南、骅威文化等公司,无一例外都收到了深交所对其业绩亏损、商誉减值的问询函、关注函。

第二个特点,很多巨亏的公司都是几年前通过跨界并购进入影视行业,比如印纪传媒、ST中南、骅威文化、当代东方、文投控股、捷成股份等等。

由于并购标的质地不佳、估值虚高以及2018年影视行业遭遇剧变,相关上市公司纷纷计提商誉等减值准备。

第三个特点,游戏子公司也是亏损的重要原因。比如,骅威文化的第一波网络,ST中南的值尚互动、极光网络,慈文传媒的赞成科技,光线传媒的热锋网络、仙海网络,文投控股的都玩网络等。

之前游戏公司素有“现金奶牛”的称号,有助于平滑影视行业盈利的波动性,因此很多影视公司都喜欢去并购游戏公司。没想到,2018年游戏行业遭遇版号冻结、总量控制等多重利空,导致游戏公司经营困难,从而给上市母公司增加商誉减值和亏损的风险。

第四个特点,院线公司如万达电影、中国电影等,业绩基本不受商誉减值的影响。

这跟院线公司普遍上市比较晚(2015年以后)、并购较少有一定关系。唯一例外的是万达电影,上市后相继收购了澳大利亚院线公司Hoyts、时光网、万达传媒等,形成总商誉96.6亿,高居上市影视公司之首,但公司并未计提任何商誉减值。

下面是主要影视公司2018年亏损情况的详细分析。

亏损榜三甲:华录百纳-33亿

印纪传媒-32亿、ST中南-27亿

虽然外界对于华录百纳去年业绩亏损早有预期,但一次性亏这么多,也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1月29日晚,华录百纳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3.29亿至33.34亿,创下近年来影视公司亏损的最高纪录。

2018年三季报显示,华录百纳1至9月亏损3.46亿,也就是说,第四季度(10至12月)华录百纳一共亏了近30亿!

为什么会亏这么多?华录百纳解释,主要原因有4个:

1.部分综艺栏目因招商不达预期,出现较大经营亏损。

2.内容营销收入大幅下滑,部分影视项目未到收入确认时点致相关营收减少。

3. 子公司广东蓝火出售所持北京蓝火、喀什蓝火股权后,形成投资损失(约15.88亿)。

4.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3.5亿元。

从上可见,除了综艺、影视项目表现不佳以外,华录百纳巨亏的重要原因跟广东蓝火有关。2014年,华录百纳以25亿元总价收购蓝色火焰(后改名为广东蓝火)100%股权,形成商誉约20亿。

由于喀什蓝火2018年遭遇多起诉讼、银行账户被冻结等利空,导致业绩大变脸(2018年前10个月净利润-4.77亿),华录百纳于2018年12月14日宣布,分别以400万、10万的白菜价,将喀什蓝火、北京蓝火卖给南京大道行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预计,本次出售导致的投资亏损为12亿至18亿。

1月30日华录百纳发布预亏33亿的公告后,很快就引来监管部门的注意。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深交所在问询函中提出多个质疑,个个切中要害。比如,蓝色火焰在3年对赌期结束的2017年净利润已经下滑70%,为何仅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216万?是否通过商誉减值调节2017年与2018年的净利润?另外,蓝色火焰2014年被收购时作价25亿,现在仅410万出售,两次交易估值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在哪?

亏损金额仅次于华录百纳的是印纪传媒,而且两家公司存在诉讼纠纷——蓝色火焰起诉印纪影视索要广告费及违约金,导致印纪传媒5000万资金被冻结。

印纪传媒坠落的速度惊人,2017年净利润7.16亿,2018年三季报预计全年亏损8至12亿,现在亏损又扩大到21.4亿至32亿。

至于为什么会亏这么多,印纪传媒的解释比较笼统,包括“业务发展低于预期”,“经营业绩下降”,“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预计将计提大额减值准备”等。

对于印纪传媒,监管部门发了关注函,直接质疑公司是否存在业绩“大洗澡”的问题。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实际上,除了业绩巨亏,印纪传媒的控制权随时有变动的风险。目前实际控制人肖文革所持印纪传媒股份7.79亿股已全部被质押出去;同时,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动人涉及诉讼金额高达79亿,其所持公司11.84亿股股份全部被法院冻结、轮候冻结。

亏损金额排名第三的,是ST中南。

公司去年8月底就爆发黑天鹅,原实际控制人陈少忠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等问题,涉及金额超过14亿。受上述事件拖累,很快公司就戴上了ST的帽子,实际控制人也变更为江阴高新技术创业园管理委员会。

在2018年三季报中,ST中南预计公司全年将亏损8000万至1.5亿,现在修正为亏损18亿至27亿。“因公司所处影视、游戏行业及企业内部经营环境发生了不利变化,相关并购子公司经营业绩均远低于预期”,ST中南将计提约15亿—17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ST中南的商誉总额为23.87亿,主要来自2家游戏公司(值尚互动、极光网络)、1家出版公司(新华先锋)、1家影视公司(大唐辉煌)等。

影视龙头也大亏:

华谊、慈文亏10亿,光线实际亏4亿

亏损榜排名第四、第五名的公司,亏损金额都超过10亿元。其中,当代东方2018年净利润亏损12亿至14亿,骅威文化亏损11.2亿至13.5亿。

当代东方、骅威文化,连同前面提到的印纪传媒、ST中南,都有一个共同点:依靠并购重组而跨界到影视行业,一旦并购带来的商誉大幅减值,业绩很容易崩盘。再加上大股东变更或者即将变更,一次性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冲动很强烈,因此业绩巨亏就成为必然。

当代东方实际控制人王春芳,去年曾筹划将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给山东高速,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作罢;目前王春芳旗下当代集团、当代文化所持当代东方股权,已经全部被质押、冻结和轮候冻结,随时有易主的风险。

骅威文化于去年11月宣布,实际控制人郭祥彬等与杭州鼎龙签署协议,以3.89亿元将其所持骅威文化7529.91万股(占总股本的8.76%)转让给杭州鼎龙,并将1.75亿限售流通股(占总股本的20.31%)对应的表决权、提名和提案权、参会权等委托给杭州鼎龙行使。2019年1月,杭州鼎龙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龙学勤出任骅威文化董事长,并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很快,发布预亏公告的当代东方、骅威文化,都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让人惊讶的是,不仅跨界影视公司,就连影视龙头也沦落到亏损的地步。

华谊兄弟,2017年净利润8.28亿,2018年净利润-9.82亿至-9.87亿。亏损原因包括:《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主要影片票房未达预期,电视、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等收入下降,以及对包括商誉在内的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等。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慈文传媒,2017年净利润4.08亿,2018年净利润-9.5亿至-11亿。亏损原因包括:赞成科技的商誉减值8亿至9亿,部分影视项目收入确认延迟,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等。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不算投资收益,光线传媒去年也是亏损的。

根据业绩预告,光线传媒2018年净利润范围为12.6亿至15亿,同比增长54.57%—84.01%。而出售新丽传媒股权获得的投资收益16.5亿至19亿,两者相减可估算出,光线传媒2018年主业亏损约4亿。

但是,光线传媒的商誉值并不高,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只有2.41亿,主要来自热锋网络、仙海网络两家游戏公司。那么光线传媒的亏损,可能是其他资产减值等原因导致的。

多家影视公司业绩大幅下滑:

文投控股、捷成股份最高-90%以上

除了亏损,还有很多影视公司去年业绩大幅下滑,比如文投控股、捷成股份、新文化、鹿港文化、华策影视等。

其中,文投控股2018年净利润只有1200万至1400万,同比下滑96.77%至97.23%。主要原因包括3点:

1. 上映的部分电影票房不达预期,导致公司影视投资、制作业务收入出现较大下降。

2. 原有影城运营收入有所下降,且新建影城项目尚处于培育期,导致影城运营业务整体收入出现下降。

3. 拟对收购的相关公司计提商誉减值。

文投控股也算是通过跨界并购进入影视行业的。公司原名松辽汽车,主业为汽车零部件制造,2014年通过定向增发,以23.20亿、14.28亿的总价收购耀莱影城、上海都玩两家公司,主业变为影城运营、影视投资制作、文化娱乐经纪以及网络游戏的开发运营,实际控制人变为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可能由于文投控股的国企背景,财务大洗澡的动力不足,所以文投控股2018年的业绩还能小幅盈利,而不是像其他跨界影视公司那样,索性一次亏十几二十亿。

而捷成股份的业绩预告更有意思,1月29日预计2018年盈利9.5亿至11.5亿,同比增幅为-11.58%至7.04%。只是在公告不起眼的角落里,提示公司将计提(中视精彩、瑞吉祥的)商誉减值准备7亿至9亿。

不过,看到其他影视公司大胆计提各类减值准备、纷纷亏损之后,捷成股份也来凑热闹。1月31日公司发布业绩预告更正公告,预计2018年净利润为0.5亿至2.5亿,同比下滑幅度为76.73%—95.35%。公司是按商誉减值准备的上限9亿,来计算本次业绩预告的。

其他净利润降幅比较大的公司有3家,都是电视剧类公司。

新文化净利润范围0.25亿至0.99亿,同比-90%至-60%;鹿港文化净利润范围0.6亿至1亿,同比-79.54%至-65.89%;华策影视净利润范围2亿至3亿,同比-68.48%至-52.71%。

净利润基本持平的公司有两家:欢瑞世纪、万达电影。欢瑞世纪2018净利润范围4亿至4.8亿,同比-5%至14%;万达电影净利润范围13.64亿至16.67亿,同比-10%至10%。

欢瑞世纪之所以能做到业绩平稳,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公司借壳上市后没有做并购,商誉为零,因此不受商誉减值的影响。

而万达电影则恰恰相反。目前公司总商誉高达96.6亿,在所有上市影视公司中高居第一;如果收购万达影视成功,其商誉总额将达到136.52亿之巨。不过,万达电影目前并未计提任何商誉减值准备。

A股影视公司亏损榜:华录百纳净利润-33亿称王,“起步价”亏10亿

其他院线公司方面,幸福蓝海受收购的笛女影视商誉减值等影响,2018年净利润亏损5.5亿左右;中国电影净利润同比增长45%到60%,主要是由于2018年主营业务稳健发展及中影巴可并表形成非经常性损益。

上海电影、横店影视、金逸影视3家公司,因为去年业绩没有达到相关标准(盈亏转变、增减50%以上),所以并未披露业绩预告。

发布者:界面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4507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Big-Dream1314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