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视野
  3. 观察

甲骨文创始人:他使用人,然后唾弃之

狮吼

狮吼

2019-05-08 15:30

19.30K

甲骨文创始人:他使用人,然后唾弃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5月7日,甲骨文(Oracle)中国员工向燃财经表示,公司将裁撤中国区研发中心(CDC),整个CDC约1600人,首批确认裁员约900余人,其中超过500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目前销售等岗位依然保留,但不排除下一步的持续裁员可能。

这家老牌IT巨头,曾是全球排名仅次于微软的第二大软件公司,公司的创始人拉里·埃里森曾经还非常喜欢挑衅微软和比尔·盖茨,“我和盖茨之间的战争不是个人的事,是全世界的事。”“罗马帝国都会垮掉,凭什么微软不会?”

但如今它却在自己的核心云业务上转型迟缓,逐渐掉队,不知拉里·埃里森心中又会如何作想?

狂怼客户与伙伴

1988年11月,Oracle公司推出了数据库产品第6版,这款产品问题一大堆。纽约的一个Oracle产品用户托尼·津巴说:“你什么事也干不了。只有坐在那儿,盯着屏幕,或者出去喝一杯咖啡。”他给Oracle打电话,告诉他们产品根本不能运行。“但他们说:‘噢,不,没问题。’”

我们将镜头回拉一下:

1976年,IBM研究人员发表的一篇论文《R系统:数据库关系理论》,这篇论文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它开了关系数据库软件发展之先河。然而IBM却没有进行这种数据库软件的研发,因为当时的IBM研究人员关注的是学术研究,对于直接面向市场的产品开发并不感兴趣。

埃里森曾将IBM选择微软的MS-DOS作为IBM个人电脑的操作系统比为“世界企业经营历史上最严重的错误,价值超过了上千亿美元。”而IBM发表这篇论文后没有很快推出关系数据库产品的错误可能仅仅次之。

埃里森阅读了这篇文章并进行了认真的揣摩,他对同事说:“我们可以做这个。”随后他和两位伙伴合伙成立了一家软件公司,开发商用关系型数据库管理系统。他们将第一个产品命名为Oracle,这个名字源自他们给美国中央情报局做过的一个项目,随后他们将公司的名称也正式改为Oracle(甲骨文)。

在Oracle发展的初期,公司产品技术乏善可陈,早期版本程序经常出错,引来了客户密集的投诉。

甲骨文创始人:他使用人,然后唾弃之

为什么客户不抛弃甲骨文公司呢?那是因为一旦选定某种数据库产品,如果在应用过程中改用其他厂商的产品,迁移成本会很高。埃里森利用了客户对其产品的依赖性,加快跑马圈地的速度,他对销售人员说,“处理和客户的纠纷可以交给我们的法律顾问。”

埃里森回忆,“当时公司规模很小,摆在我们面前的路有两条:要么快速发展,要么死亡。”他制定了销售为王的政策,“公司确立了一切以销售为目标的政策,我们必须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自己的销售额,至于销售人员们如何实现这一点,那就不是管理层所关心的问题了。”

有一次,一名记者到甲骨文公司采访埃里森和另一名高管杰夫·沃克。据沃克回忆,记者问:“拉里,我们从你对手那里听到许多有关你的议论,说Oracle销售的软件只是个空架子,是空口白话。”

艾利森俯身向前,靠近记者说:“你知道,的确如此。我们实际上没有任何软件。今年,我们的销售额有10亿美元,但我们从来没有交付过什么软件。这实在是极妙的生意。”

沃克怕引起误解,转身对这名记者说:“他在开玩笑。”

无论如何,埃里森认为抢占市场是最重要的,产品质量则可以慢慢提升。从1977年到1984年,甲骨文的销售额保持了每年高于100%的增长率,然而它大踏步前进的同时,也留下了技术和客户服务上的巨大空隙,这让其竞争对手有了在数据库市场赶超的信心和勇气。

1985年,姗姗来迟的IBM发布了自己的关系数据库DB2。埃里森迅速给IBM的数据库技术研发人员写了一封信,称:“如果你能提供你们设计的数据库细节,我来复制,那么我们的系统就是一致的了。”IBM根本不理会埃里森的“妄想”。

甲骨文创始人:他使用人,然后唾弃之

埃里森告诉手下“跟着IBM,永远不会错。”80年代的甲骨文虽然无法像微软那样幸运地成为IBM的贴身舞伴,但这不妨碍埃里森让甲骨文的舞步跟上大象的节奏,甲骨文紧随IBM的数据库标准。聪明的埃里森看透了IBM和甲骨文当时的关系,80年代的IBM是个用硬件思维考虑问题的“大象”,不会踩着当时像“牛虻”一样活跃而犀利的软件厂商甲骨文。埃里森到处宣传自己与IBM的兼容性,给人的感觉甲骨文和IBM在一条战线上。

甲骨文后来成为可与IBM大象匹敌的“巨鲨”,并开始挑衅这个当年引自己上路的老师,埃里森曾说“现在应该把IBM DB2(数据库)丢到垃圾箱里面,因为它们的大部分程序都是祖辈和父辈编写的,谁会选择它们?”

IBM软件事业部全球销售副总裁迈克 鲍曼回应说,“我们会尽快拔掉甲骨文的牙齿。”愤怒的大象一度还发起了针对甲骨文的“破甲计划”。

在应用软件领域,SAP公司曾是甲骨文的合作伙伴,双方视对方为重要的合作伙伴,抱团打天下。但当埃里森发觉自己有能力侵蚀伙伴的市场时,就毫不犹豫地开发自己的ERP、CRM应用软件,把合作伙伴变成了主要对手。

埃里森怼上的最大对手是微软的创始人比尔·盖茨。

和盖茨成为宿敌

起初,盖茨似乎想交埃里森这个朋友。

埃里森回忆说:“盖茨打电话给我,想见面聊聊。盖茨不仅注意收集情报,也不断地分析着收集到的信息。”

盖茨抵达旧金山国际机场后,坐上埃里森高级的法拉利轿车,来到了他豪华的日本京都桂花园式风格的住宅,埃里森是有意向盖茨炫耀这一切的。

甲骨文创始人:他使用人,然后唾弃之

埃里森的助手詹尼·奥弗斯特里特回忆说:“见面以后,埃里森知道,他必须小心,不能透露什么。他意识到盖茨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侧着头,仔细地倾听着。埃里森暗想:‘闭嘴!笨蛋,闭上你的嘴!这不是你可以滔滔不绝、夸夸其谈的对象……’对方是一个相当令人敬畏的人物,这是埃里森知道的。这是一次两颗心的交锋。”

双方在商海正式的交锋发生在数据库领域。

“马行边草绿,旌卷曙霜飞。”甲骨文在市场上攻城略地,它曾设计了这样一则广告:驾驶着甲骨文喷气式战斗机的驾驶员坐在机舱里高竖大拇指,机翼上写着一些甲骨文对手的名字,这些名字都被划去,寓意这些是被其击落的对手。广告上还有一行小字:“Oracle是甲骨文公司的注册商标。但我们在广告上使用竞争对手的商标,将不会对他们产生严重的影响。”也许,对埃里森来说,那个驾驶员就是自己的化身,他最渴望的是在机翼上刻下并划去微软的名字。

“微软的每一个人,以及公司之外的很多人对埃里森的夸夸其谈烦透了。而且甲骨文公司高调强势、费用高昂而又非常有效的公关活动和广告宣传也让我们嫉妒。我们已经有了一种很棒的新产品,成本也比他们低很多。我们知道我们会竭尽全力去支持它,营销经费更不在话下。我们为什么不能和他们硬碰硬?我们是微软,我们一定能够获胜。”时任微软高管的约翰·查古拉曾这样回忆微软数据库项目小组起初的想法。

在一次访谈节目中,主持人问埃里森:“你和盖茨两人说话吗?”

“多年以前我们俩是说话的。”埃里森回答,但他声称不愿意再和盖茨说话,因为盖茨窃取了他的创意。他曾语带讥讽地说:“盖茨没有因为产品不是本公司首创的而感到受挫折,正是这让他们成了‘伟大’的追随者:接受并推广之。”

1995年有一期《商业周刊》的标题就是“埃里森能够打败盖茨吗?”

“我不介意驾驶着自己的喷气式战斗机,在微软总部扔下一枚导弹。”埃里森这样夸张地说,“我的目标是击败微软”。

“拉利,我们听说最近你一直在对盖茨的垃圾筒探头探脑,果真如此吗?”2000年6月底,在甲骨文公司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一名记者这样问埃里森。

甲骨文创始人:他使用人,然后唾弃之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在司法部对微软反垄断诉讼如火如荼地进行时,有媒体称微软的某些对手落井下石。当时,与微软有密切往来的企业与机构,频频传出物品神秘消失的事件,包括机密文件与笔记本电脑,不久后这些资料却又忽然在媒体上曝光,而且内容均对微软不利。微软怀疑,有股反微软的势力在暗中资助这些商业间谍活动。

随后,《华尔街日报》报道,一家私人侦探公司的一名女子出价1200美元,打算收购“与微软有关”的垃圾,这笔交易最后遭到清洁人员的拒绝,并让此事曝光。媒体顺藤摸瓜,查到这家侦探公司受雇于甲骨文公司。

记者抓住机会问埃里森,如果竞争对手也来偷偷地翻甲骨文公司的垃圾,他会作何反应。他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们会把垃圾运给他们,我们会把所有的垃圾都送给他们。”

把股东和员工变成敌人

埃里森曾这样介绍甲骨文公司的肇始,“当我创立公司时,我想建立一个让我喜爱工作的环境,这是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我也要通过公司养家糊口,但没想到会成为现在这么富有。钱不是最主要的,我真的是想和我喜欢或者佩服的人一起工作。”

但是事情的发展不能如人所愿。

“Oracle公司夸张它的金融状况,误导民众以抬高其股价的断言是值得深究的,许多律师和股东都希望对此做进一步的调查。”《Oracle软件系统公司的秘密》一书的作者迈克·威尔逊这样写道。

事情发生在1990年下半年,股东们联名提出诉讼。官司好几年后才达成和解,甲骨文公司总共赔偿了2410万美元。

埃里森精力充沛,员工说他“脑中的点子永远比别人至少快18个月”。甲骨文公司前销售副总裁说:“为埃里森工作就象骑着老虎,不管路程如何危险艰难,你必须紧贴老虎背,如果你掉下来,老虎会把你吃掉。其他人对他而言,只有两种人:朋友和敌人。”

埃里森不仅在公司层面上为甲骨文培养大量的竞争对手,其内部的竞争机制也将大量的前甲骨文员工变成敌对者。埃里森自己曾表示,“任何一笔生意,都可能有5个竞争者,其中3个可能是甲骨文公司内部的。”

甲骨文的顾问艾格·西尔说,“埃里森比硅谷任何人创造的百万富翁都要多,但这些人非但不感激他,反而最终都成了他的仇家。”

甲骨文创始人:他使用人,然后唾弃之

仁科CEO康可为就是这样一位“仇家”,他曾在甲骨文工作过8个春秋,在1993年负气离开了甲骨文。此后,他和埃里森在公开场合多次发表敌对观点。

“康可为错以为我要射杀他的狗。我爱动物,如果他和狗并排站在一起,相信我——当我只有一颗子弹——我不会射击那条狗。”埃里森2003年7月10日这样说。

Siebel CEO汤姆·赛伯原是甲骨文驻华盛顿地区的销售经理,他后来称离开甲骨文公司的时候,埃里森少付了他几千美元的销售提成,而埃里森却说赛伯当时的销售业绩存在着水分,有作假嫌疑。赛伯离开甲骨文公司后成立了Siebel公司,和甲骨文公司一度交恶。

“专门提供一种软件的供应商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被淘汰。我认为Siebel就属于这一类型的企业。提供系列化产品的公司将会最终获胜。”2002年,埃里森这样说。

“拉里自1995年以来一直这样宣称,” 赛伯反驳道,“甲骨文现在全球范围内却依然没有一个大规模的CRM用户群。它有1500个程序师从事CRM的研究,至今却拿不出一种好的CRM产品。”

甲骨文树敌无数,埃里森的好友乔布斯曾建议甲骨文的电话录音应答应该改为:“控告甲骨文,请按3。控告埃里森,请按4。”

“成功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他所有人都失败了。”这是埃里森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竞争使人感到焦虑,竞争是我们文化中焦急成分的根源。你永远不可能完全放松地说:哟,终于结束了!总是还有另外的竞争。一旦你成了胜者,别人就想打败你,所以你只有保持竞争。你爬得越高,竞争就越激烈,你的处境就越艰难,你就越有可能失败。”管理专家阿拉弗·库恩这样说过。

一位同事曾这样评价埃里森:“他使用人,然后唾弃之。”

新音

进入云时代,甲骨文曾被媒体评价为云转型过程中一直踩不准节拍。它开始裁员,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最新受到波及。

据多家媒体报道,甲骨文公司于2019年5月7日上午,召开了全员大会,正式宣布了中国研发中心裁员调整一事。首批裁员补偿方案为N+6 。

有员工公开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加班时我们全力以赴,裁员时请真情相对。”

本文转载自燃财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Big-Dream1314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