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视野
  3. 观察

高通的“盛世与危言”

全天候科技

全天候科技

2019-05-13 09:01

32.19K

高通的“盛世与危言”

图片来源:高通

拉里·埃里森的狂妄人尽皆知。

当有人向这位甲骨文创始人兼董事长表示,他在数据库行业的垄断行为遭人诟病,他曾给出这样的回应:“竞争对手没有理由喜欢我们,但他们还是会付给我们钱。”

在甲骨文中国区大裁员的第二天,有人翻出了拉里3年前所说的这句话,不知如今的他是否仍有这样的底气。毕竟竞争对手亚马逊已经计划在2020年将业务从甲骨文的数据库软件全部撤出,搬迁至自家云服务,而在这个代表未来的新市场,甲骨文的份额只能被归为“其他”一项。

甲骨文作为数据库领域过去几十年的垄断者,无数企业试图避开却仍未成功。可以说,这家公司的历程,基本诠释了一家科技寡头的典型发展史。

如今,给他带来高光时刻的事业也正在将他推至悬崖边缘——随着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的快速发展,传统数据中心正在被取代,而那些曾经不得不依赖于他的企业们,或者在研发可以颠覆他的业务,或者奔跑在拥抱下一个巨头的道路上。

这样的发展路径,或许在其他如日中天的企业身上也已见端倪。

“不喜欢,但还是会给钱”这句话,如果换到高通的前CEO保罗 雅各布口中说出,可能并不会这样直接,在回应那些关于垄断的质疑时,他只是说,“我们有钱请律师”。

时至今日,在整个移动通讯行业,还没有人能避开高通。这家前通讯巨头、现芯片巨头凭借着在3G/4G专利及业内顶尖的手机芯片,牢牢掌控着每一个手机厂商的命脉。

从2017年起,手机界TOP3的苹果、三星、华为先后起诉高通,试图在专利费上掌握更多主动权。两年之后的结果是:苹果和解、支付45亿美元专利费;华为据传将和解、支付每年5亿美元专利费;三星暂无消息。

一时和解也不代表永远。事实上,近年来,这些不得不与高通合作的企业们在“交钱”的同时,也正试图阻止高通垄断现象的持续蔓延。3G向4G迁移后,高通已不再是所有核心专利的拥有者,随着5G来临,华为、三星也已拿出自己研发的5G基带芯片。

尽管无数安卓手机仍然在争抢着高通骁龙800系列芯片的首发权,但种种迹象表明,那些强有力的合作者或许正在考虑的是——我们离抛弃高通还有多久?

1

“不温和”的太子

2005年,保罗 雅各布接任高通CEO的当天,公司股价下跌了3%,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接班人是高通创始人艾文 雅各布的儿子。

在当时的科技圈,子承父业并不是一个被看好的选项。前车之鉴是2年前摩托罗拉CEO克里斯托夫 高尔文的离职,他在任时,摩托罗拉曾被称为“高尔文王朝”,是典型的家族企业。作为家族中的第三代掌门人,克里斯托夫在1997年上台后,短短6年间,摩托罗拉迅速经历手机市场份额暴跌、股价折半、盛极而衰,克里斯托夫也被迫离职。

而高通创始人艾文也是位颇有传奇色彩的企业家,在51岁从大学教授的职位上离开后,创办了高通,并凭借着超前的技术眼光,在此后的20年中打造出一个年收入超过50亿美元的CDMA帝国。

CDMA是一种无线标准,而高通是这项技术的首个商用者和力推者。早在1986年,高通已取得第一个CDMA领域专利,如果与该标准彻底普及的3G时代对比,这个时间更是早得惊人。在艾文的带领下,高通已经拥有数千项CDMA相关专利,连续三年保持超过90%的营收增长,年利润达到18亿美元。

这无疑也让其拥趸对后继者更为苛刻。保罗曾对他的质疑者澄清说,高通并非家族企业,“我做CEO是董事会的选择,不是艾文的选择。” 根据他的叙述,在艾文离开的前三年,高通已经开始筹备新接班人,在内外锁定多名候选人后,最终选定了保罗。这样的说法实际上也有迹可循——当时雅各布家族所持有的高通股份及投票权均已低于3%。

尽管如此,时年42岁的保罗,仍面临着重重危机。

在老雅各布时代,3G方兴未艾,在通讯市场上,GSM标准(2G模式)占据市场主流。高通扮演了一个“挑战者”的角色,通过与其他技术标准的竞争、向行业各个环节推广,花费十余年时间证明了CDMA代表未来,试图取代GSM,并在移动芯片上挑战霸主英特尔的地位。

在保罗接手之前,这些挑战已基本成功完成。21世纪到来前夕,人们承认这家公司掌握着向移动通信未来的钥匙。按照“一流企业制定标准、二流企业创造品牌、三流企业制造产品”的行业流行语,高通稳稳站在“一流”序列。出于这样的认知,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的1999年,高通的股价曾在一年之内暴涨25倍。

挑战者的下一个角色往往是垄断者。

一直以来,高通的核心业务模式,是通过向全球电信设备商发放CDMA的专利许可,并收取专利费用。在2G时代,GSM、CDMA等标准各自争夺市场,但随着3G普及,CDMA成为各类3G网络的统一基础,这也就意味着,所有使用3G的电信商,都需要向高通支付这笔专利费用。同时,为了推广CDMA技术,在发展早期,高通也已进入基于该标准的系统芯片业务,截至保罗接手时,其芯片出货量已经超过10亿颗,所有使用高通芯片的设备商,同样要按销量向高通支付专利费。

在高额专利费的胁迫下,行业不满情绪滋生,在保罗接手高通时,他已经面临着业界对高通的强力挑战。

通信标准上,英特尔正在携一种号称3.5G技术的WiMax标准席卷而来,试图取代CDMA;在2005年秋天,诺基亚、爱立信等6家公司向欧盟委员会提起了反垄断诉讼,这一年,诺基亚手机出货量在全球占比35%,地位超过今天的苹果或三星。

曾有人认为,与老雅各布相比,保罗或许在专利费上更好说话。保罗看起来比父亲更清瘦、也更温和,讲话时笑容可掬,甚至在一些对外活动上,会随手从公文包中拿出几款不同的CDMA手机介绍,仿若一个称职的推销员。

但这可能是一种误解。高通传记《高通方程式》作者戴夫·莫克曾透露说,在保罗的成长过程中,高通一直是一家拼命抗争以被业界接纳的公司,“保罗从他父亲身上学会了这一切”。

事实上,保罗的强硬,在上任伊始即已体现。“没有人喜欢付专利费,人们都喜欢便宜的东西,”接任后2个月,他对媒体解释说,“但人们没有考虑到高通把这些专利费投到哪里了,正是高通的基础技术研究,降低行业门槛,才使手机价格大幅下降。”

在回应那些质疑高通“律师比研发人员还多”的声音时,保罗的表态更加直接——高通有资金付给律师,所以“会持续反击,反对者根本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2

决胜2007

保罗的强硬,为高通此后十余年的行业态度奠定了基调。

保罗的CEO时代,以高通与诺基亚长达三年的纠纷掀起序幕。2005年11月,在接到诺基亚起诉后不久,高通选择了反向起诉。同月,高通在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诺基亚在美国销售的手机侵犯了该公司的12项专利。在此后两年中,高通先后在美洲、欧洲等全球三大洲向诺基亚提起11起法律诉讼。

在2007年4月,高通对诺基亚的协议期临近截止前,诺基亚的态度出现了松动,表示愿意支付2000万美元,以获得当年第二季度的专利使用权。不出所料,高通拒绝了这笔资金,其总法律顾问里欧·鲁平在回应时称,“2000万美元没有任何法律意义,诺基亚没有权利这样做,它们不能自己确定授权费用的金额”。

谈判陷入僵局。这一年秋天,诺基亚宣布将从博通、STMicroelectronics及英飞凌公司处购买芯片,意为对高通芯片的放弃。

在当时许多分析师的眼中,这一结果对高通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大。彼时诺基亚不仅是手机行业中的绝对龙头,而且市场份额还在持续扩大,在2007年达到全球手机出货量的49%,迄今为止,这都是一个无人能媲美的比例。因此,甚至有人认为,这会影响3G的发展速度。

他们忽略了外界的变化。日后,当人们回顾这一年时,已经清晰地认识到,对于整个通信行业来说,包括手机厂商、运营商、芯片、无线公司等,2007年被称为智能手机元年、又是移动互联网元年,这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而时至今日,这一时代仍在延续。

时年1月,第一代iPhone面世;该年底,谷歌推出第一代Android系统,而搭载该系统的首款手机也于次年上市。

这不仅颠覆了手机行业,iOS和Android出现甚至改变了无线通讯行业一个长期存在的现象:3G网络在发展了7、8年后已经缺乏创新动力,大多数从业者认为,既然2G用来通话和短信已经足够,为什么需要更快的网速?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随后用App Store回答了这个问题,伴随着iPhone的走红,连打开App都需要等待3分钟的2G网络被加快了淘汰步伐。

力推3G网络的高通无疑是受益者之一,“毫无疑问,iPhone一个非常积极的影响是让主流人群想去用设备获取更多数据,”保罗在一次采访中感慨说,“高通曾花了大量资金来宣传3G,但都没有像iPhone效果这样好”。

在3G标准的选择上,iPhone使用了高通主导的CDMA和WCDMA技术,而非英特尔的WiMAX。英特尔曾试图以3.5G的网络标准WiMAX争取在移动网络中的地位,并于2007年被国际电信联盟接纳为全球第四个3G标准,分配到了全球频率,这本该对高通形成直面威胁。然而,在以iPhone为主导的智能手机纷纷选择另一标准后,WiMAX声量逐渐走弱,最终退出市场。

当然,在2007年,除了在行业标准上的“躺赢“,高通还做了一件影响深远的事情——推出了Snapdragon芯片品牌。5年后,当这一品牌希望在中国大肆推广时,高通从征集的100个备选项中选择了“骁龙”这一名称。

骁龙的诞生,也直接催生了高通与苹果之间的合作。此前,保罗和乔布斯早已认识,行业间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1998年,还不是CEO的保罗找到乔布斯,向他阐述了一个“将手机和掌上电脑合在一起”的想法,但由于当时乔布斯正在将注意力放在iMac上,无暇顾及,合作也就不了了之。

10年之后,当乔布斯和保罗再次坐在一起时,前者刚刚推出一款或将取代PC的新型手机,而后者则已接任全球最大CDMA公司的CEO,并拥有了支持3G制式的手机芯片。这一次,两人一拍即合,从划时代的iPhone4开始,苹果选择了搭载高通芯片,为此,苹果的每部iPhone将向高通支付7.5美元专利费用。

随着新时代的到来,诺基亚也走向衰败,自2007年达到49%的市场份额巅峰后,次年,该数字便缩减至40%,此后更是逐年走低。

没有证据表明,这一系列变化直接使诺基亚重新考量了与高通之间的关系,不过,2008年10月,诺基亚宣布与高通和解,根据协议内容,双方签署了一项长达15年的协议,而诺基亚为此向高通付出了22.8亿美元的专利费。

3

“无人幸免”

几乎没有人喜欢高通的专利费。

但事实证明,在3G时代,无论是运营商还是设备商,无人能够绕过这笔费用,它被称为“高通税”。4G来临前夕,这种不满终于得到发泄。

与2G向3G转换一样,每一代技术升级,都会进行通讯标准的重新确立。在CDMA上享尽红利的高通,自然早早开始筹划下一代通讯标准,也就是建立在CDMA基础上的UMB。然而,尽管UMB在速率上颇具优势,但3G时代刚刚尝尽高通专利费折磨的运营商们却早已望而生畏,无一愿意支持。

2008年,高通不得不宣布放弃UMB,转而支持另一种4G标准LTE。两者最明显的区别是,高通独占UMB的所有专利,但LTE的专利则由多家企业共同持有。在此后宣布的全球4G标准必要专利中,美国共有有1661件核心专利,其中高通拥有655件。

这是否意味着高通失去了过往的“垄断地位”?答案是否定的。

经过多年发展,高通早已不仅是当年的CDMA公司,而是转身成为移动芯片厂商,常年稳居手机芯片出货量首位。在2013年,骁龙更改了芯片产品线的命名方式,以400/600/800三个等级开始划分,从此以后,在智能手机中,骁龙800系列几乎与“旗舰机”划上了等号,更有人喊出“无骁龙、不旗舰”的口号。

一如既往,高通在手机芯片的收费方式相当“强硬”,约定为手机整机销售额的3%至5%。从手机厂商的角度看,这并不合理,举例来说,如果一款使用高通芯片的手机销售100美元,需要付给高通5美元,当这款手机增加了镜头或内存等部件,从而将售价提升至150美元时,即使新增部件与芯片毫无关系,但付给高通的费用却要增至7.5美元。

依然有人试图反抗。在中国市场上,一贯特立独行的魅族尝试避开高通,转而采用三星、联发科芯片,甚至有传闻称,魅族创始人黄章宣称,宁愿失去电信市场也绝不向高通妥协。但事实证明,消费者并不会为这种“反抗”情怀买单,2017年,当魅族将联发科芯片用在最新的旗舰机Pro 7上时,迎来了史上最严重的出货量滑铁卢,最终销量仅为几十万台。

不仅如此,尽管魅族坚持使用联发科芯片,但却仍在2016年受到高通的起诉,理由是,魅族侵犯了高通的3G/4G通讯专利。

通讯专利与芯片结合,高通的优势尽显。有业界传言称,只有给高通付过专利费的厂商,才能获得其芯片。华为法务总监于南芬曾证实这一点,她透露说,当华为在2013年希望继续购买高通的TDSCDMA芯片时,对方表示,需要先签订专利授权协议,否则会中断供货。

因为“垄断”,高通屡次被罚。2010年,韩国对高通进行反垄断调查,对其处以2.36亿美元罚款;2015年,中国和欧盟以相同理由,分别对高通罚款60.88亿元人民币和12.29亿美元。

30岁的高通开始被业内称为“专利流氓”,但与真正的“流氓”不同,作为科技巨头,高通的确在技术投入上“下了血本”,内部超过80%员工为技术工程师,研发支出占总营收比例常年超过20%,最多时可超过30%。与此相应,在手机基带芯片技术上,高通保持着绝对优势。

此前,为尝试摆脱高通,苹果在iPhone 7基带选择上,同时使用了英特尔的基带XMM3360和高通基带X12,然而,因为前者的最高网速只有450Mbps,低于高通X12的600Mbps,为了统一手机的使用体验,苹果不得不对手机进行了性能限制。

当然,与小厂商不同,苹果仍决定正面对峙,高通第二次迎来了手机巨头的反抗。2017年1月20日,苹果在美国对高通提起诉讼,指控后者利用在手机基带芯片领域的垄断地位,拒绝退还承诺的10亿美元专利授权费,从而开启了此后两者长达817日的纠纷大战。

这场纠纷与10年前如出一辙,同样是时下最庞大的手机巨头,同样是对高通霸道的专利费不满,也同样持续了将近3年;只是戏剧性的是,在上一场纠纷战中的队友,成为了如今“敌人”。

“前队友”对高通的怨气由来已久。两者在2007年签订合作时,苹果CEO是乔布斯,2011年,在蒂姆·库克接任后,他发现这是一项“非常过分”的协议,随即希望推动修改。据《华尔街日报》称,在iPhone上市5年后,苹果售出逾2.5亿部iPhone,销售额已超过1500亿美元,相应的,库克发现苹果由此支付给高通的费用超过其他所有iPhone授权费用的总和,“这是令人震惊的”。

2018年,高通反诉苹果称,后者窃取芯片机密,用来帮助英特尔提高芯片性能。随着“纠纷大战”持续升级,苹果在新一代iPhone XS中,彻底放弃高通基带,全部转向了尚未有大规使用的英特尔的基带芯片XMM7560。

就在人们以为,此次纠纷将以高通和苹果的两败俱伤落幕时,技术又为战局带来了转机。进入2019年,在5G网络商用前夕,手机厂商躁动不安,纷纷推出首款5G手机。此时,在市场上首批推出5G基带的厂商包括:高通、三星、华为,而英特尔的5G研究却迟迟没有进展。

一连串消息接踵而至,4月2日,传出苹果有意向三星采购5G基带芯片,被后者以产能不足理由拒绝,苹果随即被传陷入5G危机。14天后,出乎所有人意料,高通与苹果宣布和解,苹果向高通一次性支付专利费,签订为期6年的授权协议,放弃双方之间所有诉讼。

这一次,高通收到的“和解金”是45亿美元。

4

盛世危机

这场声势庞大的和解,对于高通而言,不仅是“赢了苹果”,在纠纷冲突最激烈时,许多人分析称,如果苹果成功摆脱高通,或许会引起其他厂商的效仿,从而加重高通的危机,反之亦然。

高通与苹果和解后,与华为的专利谈判还在持续,而最新传出的消息是,华为或将每年向高通支付5亿美元专利费。

今年4月以来,高通股价在半个月内从56美元冲上最高89美元,走势图上,如利剑耸入云端,这是近20年来,高通股价的巅峰时刻。

高通的“盛世与危言”

盛世之下,并非没有隐患。高通起于通讯标准,兴于手机芯片,是智能手机行业崛起的主要受益者,在手机厂商们依赖高通技术的同时,高通的成长也依赖于手机产业。但黄金时代已过,高通营收增长也早在2014年达到265亿美元高峰,此后四年,始终处于下滑状态。

高通的“盛世与危言”

高通开始尝试向其他领域进军,比如由英特尔长期占据的服务器芯片市场。在移动通讯的故事中,英特尔始终是战败方,无论是在十年前推动WiMAX,还是如今的5G基带研究。但在英特尔的老巢——以X86复杂指令集为主的服务器芯片领域,英特尔从未失去市场,始终保持着超过95%的市占率。

这是保罗在高通的最后一个尝试。2017年11月,他站在硅谷中心的舞台上,发誓要打破英特尔对全球最赚钱的芯片业务的垄断,“这是一个发展非常缓慢的行业,非常自满,我们将会改变这种局面”。

他为这一刻已经筹划了5年,保罗想再次去扮演一个“挑战者”。为了向服务器芯片拓展,高通重新设计了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设计中心,并从英特尔、IBM等公司招募了一批工程师。在移动芯片领域,高通曾以简单指令集ARM战胜了英特尔使用的复杂指令集X86,他希望再次以ARM架构,在服务器芯片复制过去的成功。

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几乎是在高通刚刚推出第一款ARM服务器芯片Centriq 2400的同时,便遭遇了一起“黑天鹅事件”,另一家芯片巨头公司博通正式提出以1300亿美元价格收购高通。

尽管这场被视为“趁火打劫”的敌意收购最终被中断,其中不为人所知的利益纠纷与争夺,却导致了保罗的出局,以及高通向股东保证削减10亿美元支出计划。

2018年3月,保罗宣布卸任高通董事长,由于对高通持股仅为0.13%,且此前已将CEO的位置让与史蒂夫·莫伦科普夫,这次卸任,意同彻底离开高通。由此,高通的服务器芯片计划也宣告失败。

如果说向服务器芯片拓展,是高通对“现有市场”的挑战,那么发起对恩智浦的收购,则是面向未来的努力。伴随着智能手机的衰退,下一个高增长的市场或许将在物联网或无人驾驶中出现,而恩智浦是全球最大的车用半导体制造商,在汽车芯片中占有约14%的市场份额,居行业第一,超过第二名英飞凌近4个百分点,相比之下,高通的汽车芯片业务尚未挤入前20名。

若成功并购恩智浦,或将为高通争取到抢夺下一市场的先机。为了赢得这次并购,高通不断抬高收购价格:从280亿美元到440亿美元,最终,这一价格被加至470亿美元。

在这期间,高通过往的垄断经历,成为了绊脚石。在高通宣布对恩智浦发起收购时,由于已形成半导体行业的最大规模交易,为防止并购后的垄断现象,此次交易需要经过美国、欧盟、韩国、中国等九个国及地区的反垄断审核。

欧盟首先拖延了审核脚步,从宣布收购开始,足足过了15个月,才批准这一计划,但直到2018年7月25日,高通与恩智浦交易到了最终截至日时,仍未得到中国商务部的批准。次日,高通放弃收购计划,向恩智浦支付了20亿美元终止交易费。高通芯片业务的未来,再次陷入不确定中。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对于科技企业,更是如此。每一次技术时代变迁,都会带来标准更替、市场转换,新兴企业们跃跃欲试,时下的巨头们则枕戈待旦,过往成就,可能成为他们进攻下一个市场的助力,却也同样可能成为绊脚石,一蹶不振的诺基亚、错失移动市场的英特尔,以及如今的高通,莫不如是。即将到来的5G,也正迎来了这样一个“变迁点”。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苹果、华为与高通的和解,意味着短期之内,高通在财务上或将迎来一波高涨,股价冲高自然不足为奇。但对于高通本身,无论与谁的“和解”,都难以证明他在未来市场上的话语权,而这恰恰对于一家科技巨头来说尤为重要。

历经30余年发展,高通起于2G、兴于3G、盛于4G,在不久后的5G、物联网和车联网时代,高通还能持续他的角色吗?“苦高通税久已”的企业们,又将迎来一个怎样的时代?

发布者:全天候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6463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shihoujun2019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