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视野
  3. 观察

专访朱萧木:为什么我认为做电子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狮吼

狮吼

2019-05-24 06:15

26.18K

专访朱萧木:为什么我认为做电子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记者 | 方园婧

距离上一次见到朱萧木,大概过去两个月时间。

两个月前,电子烟被3·15晚会点名,指出该产品可能存在一些其他有害物质。这被不少人看作是监管和舆论开始关注电子烟,并给予消极态度的警告。但市场却向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在这期间,电子烟行业依旧十分热闹。

朱萧木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两个月他比以前更忙了。忙着做营销,忙着培训销售人员,忙着做新品研发,忙着跟下一轮的潜在投资人沟通。

他创办的FLOW福禄电子烟每个月的销量都在翻番,这还是建立在大部分广告媒介开始收紧,一些平台如小红书等开始封锁电子烟相关机构号的前提下。“大家购买的确实比以前更踊跃了。”朱萧木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5月23日,FLOW福禄宣布获得来自经纬中国领投、某一线美元机构、壹叁资本、Jager Capital跟投的天使及PreA两轮融资,累计金额达到10,891,978美金。

“谁也不想错过下一个滴滴”

让朱萧木产生做这桩生意的念头,可以追溯到去年10月份。

朱萧木本身不抽烟,但他在某段时间忽然发现,办公室里一帮产品经理经常聚在一起抽电子烟、还不时交换电子烟的场景。

巧的是,当时壹叁资本的两个投资人也找到他,和他聊起电子烟行业的火热,劝他自己创业。在他们看来,要做电子烟,朱萧木是不二人选。他做硬件出身,懂产品、懂硬件、懂渠道,懂手机营销,更不用说是锤子的人。

三个人一拍即合。后来这两个人一个成了FLOW公司的天使投资人,一个成了他们的财务顾问。

电子烟行业的商业逻辑并不难理解。核心技术匮乏,起步门槛低,行业局势混乱,监管缺位,造就了电子烟行业的起飞。这既是机遇,也是风险。

目前国内售卖的电子烟价格都在300元上下,单个烟弹的价格在30元至40元不等。

一位电子烟行业创业者曾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烟弹的利润很高,毛利在60%左右。平均一个烟弹相当于2-3包烟,因此复购率极高,如果卖得好,是个现金流和利润都很可观的生意。

在FLOW成立之前,已经有创业公司尝到了甜头。2018年6月,美国电子烟公司JUUL宣布融资12亿美元,估值突破160亿美元。这一年JUUL年营收将近15亿美元,销售额比前一年增长8倍。

去年年底,这家公司还宣布了一个更大的消息:烟草巨头Altria Group(旗下包括万宝路等知名品牌)以12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Juul 35%的股份。彼时,Juul估值达到380亿美元——超过了Space X和Airbnb。

巨大的估值和成长速度,占据美国七成电子烟市场的市场份额,让国内资本一下子看到了国外范本成功的潜力和可能。

对标国内电子烟市场,还没有出现一个可以完全和JUUL相匹敌的电子烟公司。尽管中国是一个有3.2亿烟民,占据全球烟民数量一半以上的市场,但电子烟的普及率却不及10%。

JUUL的投融资和并购消息,让国内资本重新审视这个他们曾经犹豫的市场。

“谁也不想错过下一个滴滴。”朱萧木说。尽管存在监管风险,但监管也不一定意味着坏事,先做出成绩的公司就有更大的机会去获得所谓的“牌照”,或者是并购的可能。

最关键的是,这个行业没有巨头,给予众多的创业者巨大的发挥空间。

2018年5月,IJOY品牌创始人王羲之宣布获得3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次月,电子烟品牌“RELX悦刻”宣布完成首轮3800万人民币融资,由源码资本领投、IDG跟投,并在今年3月宣布即将获得新一轮融资,估值8亿美元;2018年12月,“MOTI魔笛”电子烟获真格基金Pre-A轮1000万美金投资。

在这几家电子烟的投资机构里,已经出现了真格基金、IDG等主流投资机构。朱萧木表示,其实市场上能叫得出名号的机构都已经参与到了这一轮行业的追逐中来,只是宣布时间的先后不同而已。

“我在做的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

电子烟风口兴起,伴随着不少争议。

有些观点认为创投领域一味趋利,去造一个“未经证实但有风险致癌”的成瘾性消费品,是违背道德的。

但朱萧木强调,“我们的产品用的是新一代尼古丁盐烟油,不含焦油。”

他认为FLOW福禄所做的产品给广大烟民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一种全新的更加健康的生活体验方式。当被问到如何看待外界的一些质疑时,他表示:“我们也非常希望尽早被纳入监管体系,政府能够出台相关的政策,这样就可以早日配合安心做产品,一起为控烟事业做一些贡献。”

为了确保产品的健康性,朱萧木把每个福禄的口味都找了一个实验室,测里头所有的物质,基本不存在市场上所质疑的不合规的有害物质。他认为,口味选择众多是他们的特色。FLOW福禄在烟油中引入了前中后三重味道设计,其中斩铁剑、抹茶、白桃乌龙、香芋冰淇淋等口味都有不少用户喜欢。

“如果我用电子烟帮助一个人,他可能会多获得10年到20年甚至更长的生命,以及更高质量的人生。如果我去影响10个人、100个人、1000个人、1万个人,寿命加起来就是十万年,几百万年。我现在就有10多万的用户,做到100万也就是年内的事情。然后再影响1000万,或更多的人。”这对朱萧木而言意义重大。

延续了“锤科精神”的电子烟

抛开电子烟健康与否和是否会成瘾的质疑不谈,朱萧木的锤子科技0001号员工的背景,给FLOW福禄笼罩了一层理想主义色彩。

朱萧木认为,锤子科技带给他的影响是深远的,他也依旧在践行着锤子科技的价值观。“第一点是通过科技让世界更美好。第二点是把钱挣了。就这两点,没别的。”他说,自己在FLOW福禄做的也是一样的事。

“让更多人活的质量更高,更健康,活的更长,这个事情可能比手机能让世界更美好的多。”他认为这与锤子的第一点价值观完美结合。在第二点上,他直言本来就是要站着把钱挣了,“我们没有用任何不好的手段,没有去欺骗,没有去受贿收贿,各种都没有。”

有些锤粉认为理想主义和高利润是相违背的,但在朱萧木的世界,理想和赚钱本不矛盾。

如果一个人没有理想主义,他也可以做电子烟。他抛给界面新闻记者一个他们正在研究的友商产品,“你抽的时候它会加温,加温外面是金属壳,会产生氧化铝。人吸了氧化铝以后会变笨,这个东西很危险。”

但消费者很少知道这些。生产者才用简单的金属外壳便可以减少成本,由于对人体的影响是一个长期的事情,并不影响短期获利。“我们用的是食用级的塑料,把内部元件保护在里头,不会和外面的壳体产生化学反应。”朱萧木说,这个东西做和不做都行,不做就赚更多钱,因为现在完全没人管。但他们还是做了,“有没有理想主义,和产品好不好相关。”

“小野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竞争对手”

也许是抱有同样的价值观和信念,朱萧木的前老板罗永浩,最终还是扎进了同样的赛道。

今年4月份,罗永浩发布了一条微博,正式宣布了他将支持前锤子总裁彭锦洲,一起做小野电子烟。上一次罗永浩和电子烟之间产生关联,还是在三个月前聊天宝发布会上,他为朱萧木站了一次台,宣布朱萧木创业做FLOW福禄。

“我认为小野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竞争对手,小野比现在市面上很多我们的友商做的好,我会很希望和他好好竞争。”朱萧木表示。

在罗永浩宣布做小野之前,也和朱萧木私下聊过,包括一些顾虑、一些经验等等。两个人达成的共识是,这个行业出现更好的竞争对手,对行业来说是良性的,意味着可以共同拓展和教育这个市场。

“但为什么他不直接来帮你呢?”

“当我要做电子烟的时候,老罗还在锤子,那时候他就是锤子,锤子就是他,锤子是不可能做电子烟的”,朱萧木停顿了一下表示,现在罗永浩抽身出来了,“他(罗永浩)闲不住,我们现在还聊得很好,会共同拓展市场”。

关于罗永浩,朱萧木显然还有更多话想说,但他跟我卖了一个关子,“等老罗的小野大卖以后再告诉你。”

发布者:狮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6653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Big-Dream1314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