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视野
  3. 观察

对话Boss直聘CEO赵鹏:创业要讲成败讲结果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2019-07-11 08:31

19.69K

对话Boss直聘CEO赵鹏:创业要讲成败讲结果

图片来源:东方IC

记者 | 郑洁瑶

如果按照世俗的角度去判断,Boss直聘的CEO赵鹏毫无疑问是成功者。

18岁以山西省探花的身份考入北大。毕业后没几年就成为团中央调研处最年轻的副处长。离开体制后,仅用3年时间,就在智联招聘从公关经理做到了CEO。而现在,其自己创立的企业Boss直聘也已在2017年11月实现了盈亏平衡。

创业近6年,赵鹏戏称自己就是一个70后的老厂长带着一群90后的孩子在招聘这个并不新鲜的行业里干了一点新鲜事。

回顾过去几年Boss直聘的发展历程。你会发现这是一家既小心又大胆的公司。小心的点在于,从2017年开始,Boss直聘就一直稳稳维持着公司的微利状态,并一步一步的将“找工作,跟老板谈”的直聊模式在行业扩散。但大胆的点又在于,它竟然舍得在世界杯期间将自己二分之一的身家投入在一条无法保证效果的TVC广告上。

尽管那只广告遭到了网民疯狂吐槽,但对Boss直聘来说,那无疑是一次成功的营销,用户服务量级直接翻倍,也让Boss直聘一跃走到了赛道前三的位置。

目前,Boss直聘的年营收规模已经达到10亿量级,较世界杯广告前增长了近10倍。

一家创业公司到底应该如何在烧钱和赚钱中找到平衡?研究Boss直聘或许能找到其中一种答案。

以下为赵鹏与界面新闻的对话:

界面:Boss直聘从0到现在有1000多人,您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赵鹏:我记得很清楚,2016年5月的时候,boss直聘人数达到了150人,那个时候我给自己写了封信。

那之前我一直觉得人处理关系的峰值就是一百来人,那到了150人的时候,你怎么办?慌啊。最后我还是按自己的理解列了四点:第一,你一定要靠规则不靠好恶;第二你要接受吃亏;第三你要把破坏组织当成是最大的恶;第四是你要培养私交。所以自那之后的三年,我一直是这么小心翼翼的过来的。不存在突然之间的不适应。

界面:2016年对Boss直聘来说算是个什么样的阶段?

赵鹏:那个时候其实还是一个亏得睁不开眼的阶段。我们是又过了一年半,差不多在2017年11月的时候,才算是有点赚钱了,就是第一次挣的钱比花的钱多了一点点,达到了微利的状态。直到现在我们也一直在保持这个微利状态。

界面:一直保持盈利对创业公司来说还是挺难的,您是怎么平衡扩张和盈利的?

赵鹏:我们比较胆小。因为做企业这个事情是要可持续的,而盈亏平衡就是特别重要的分水岭。我自己的观点是,创业还是要讲成败讲结果的,不是说钱砸一阵就砸没了。在这方面,我的观念还是比较传统。每个月赚多少就花多少。

界面:那你对成功的定义是什么?

赵鹏:我觉得就是有一天你的服务挂了,会有非常多的人盼着你赶紧把服务修好,就这个标准。人们真的需要。

界面:所以你是一个对to C生意很有执念的人。

赵鹏:的确。我是个用户控。

界面:Boss直聘现在有多少用户?

赵鹏:看用户服务规模的话,我们的用户是6000万,在行业前三。不过我认为用户服务规模就是个数字。不要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当成流量,真正的流量在用户心里,谁也不能阻止一个人去选择自己喜欢的平台,用户口碑更重要。

界面:如果口碑最重要的话,Boss直聘又为什么要在后面那么高调地做世界杯广告?

赵鹏:其实不矛盾。之前我们做过一次调研,发现大比例的用户是通过口碑传播的方式了解到Boss直聘的。雪球效应已经有了,假如你的雪球半径一米,那你滚一圈,可能加了一百斤雪。但一旦你的雪球半径三米,那你滚一圈,可能加了一吨雪。

界面:那次营销Boss直聘总共花了1亿多,这对当时的Boss直聘意味着什么?

赵鹏:半条命,一半的钱。如果按当时的情况,是我们花整整一年才能赚回来的钱。

界面:一下子花这么多钱,您就不心慌吗?

赵鹏:我过去在智联招聘的时候也做Branding,我花错过很多钱,但整体上我花对的大于我花错的,所以在Branding这个事我算是有经验。当时的想法就是,干就得了。

界面:投资人和内部也没有阻力吗?

赵鹏:其实还好,我们讲人性的话,假如你手里有20万,两千两千的花,花之前你可能要来回想,但如果你要买辆车,一下子18万砸下去,看好了你做这个决定其实很快的。花大钱是会让人有快感的。我们当时就是集体打鸡血的感觉,肾上腺素飙升。

界面:那内部如果是这个状态,你自己就没有压力吗?期待已经上去了,假如结果不如预期的?士气岂不是就重创了。 

赵鹏:大不了从头再来。首先这只是我一半的钱,其次我已经是一家赚钱的公司了,所以我剩下这一半的钱,放在那没有意外我是不会花的。所以你看起来这是件很有风险的事,但说白了也没那么可怕。根本不凶险。我也不爱干凶险的事儿。

界面:你觉得这次营销成功吗?

赵鹏:一定是成功的,这一次就让我们用户涨了一倍。

界面:但当时这个广告非常有争议。

赵鹏:我和那个广告的制作团队(红制作)合作3年了,我信任他们。过去你管一个TVC要增长没人认的,你只能说在应用商店花多少钱很量化的买来多少用户,Branding营销历来是不保证结果的。但这家公司不一样,他就是敢给你保证结果,他就是这么凶狠的一家公司。

界面:最后那个广告效果是您拍板的吗?

赵鹏:不是,我们不是这样工作的。就是我告诉他我要什么,我有多少预算,我想让多少人知道我。就像是大家一起玩之前要先破冰,你得先介绍你的名字,你的职业,你是干什么的。一个广告就十秒,你得让人记住这个。那最简单最有冲击的就是最后呈现出的那样。

界面:感觉Boss直聘在技术上,还是挺舍得花钱的。

赵鹏:的确,我们现在的职级系统是对标百度,但薪酬不是,我们的薪酬体系每年都会迭代。2015年的时候,百度体现了技术人员的最高水准,而去年年中的时候,达到这个标准的其实是今日头条。所以我们的标准就是单看现金,我们一定要和当年的最高标准对齐,甚至要略高于他们。举个例子,我们现在是肯给一个百度的T7工程师开一个百度T8的工资的。这方面不是说我有多有钱,而是我要在保持微利的基准上,把钱花在该花的地方。

界面:刚刚听说,您不会给手下各个部门老大设KPI?

赵鹏:主要还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吧,因为我们在招聘行业是一个后来的企业,作为后来者你如果还是一成不变,那你就别做了,只有在变中我们才有活路。

我一直觉得组织化的创新这件事是很难成立的,只有组织上保持模糊,保持混沌,才能有多点突破的机会。至于有一天公司老了,要防守了,那可能就不一样了。不过现在我们依然是少年,是企业整个生命周期中最开心的一段,不应该用KPI把人限制住。

界面:我查到您高考时是状元?

赵鹏:地级市的状元,省里面只是探花。

界面:您后来去了北大读法律,您觉得北大对你现在的价值观有影响吗?

赵鹏:有。我现在一直相信两件事儿。第一件,只要是真的就不会太丑,所以求真,不要怕丑。第二件,别把自己太当回事,要减少自己的Ego(自负)。

界面:听到别人说你是商人,会不舒服吗?

赵鹏:不会,货通于天下,多好的事。

界面:最后我想聊聊关于钱的事,我在来之前查BOSS直聘最后一轮公开报道的融资是2016年的C轮,但其实您也说了我们一直在融资,融了十几轮,但是一直都没有对外公布,为什么呢?

赵鹏:做一个事要有目的,但我实在想不出来我去公布这个东西能获得什么。有些企业公布融资可能是秀肌肉、让用户放心,但像我们这种企业,用户其实并不在乎你融没融钱。他就在乎你平台上的岗位,老板多不多。所以我们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的就好了。

界面:现在Boss直聘也五年了,又一直盈利,那您有考虑IPO的事儿吗?

赵鹏: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创业七年当IPO,这都是自然发生的事情,我们离七年还有一些时间,所以会做好准备,做一个上市公司其实责任很重的。准备好以后哪天挂牌我觉得是取决于市场,看时机。

界面:投资人不会给您压力吗?

赵鹏:我们家投资人在这方面不会给我压力。这是我一个很大的运气。

发布者:界面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7398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Big-Dream1314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