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职场

淘汰“铁饭碗”,谁在造就新世界?

狮吼

狮吼

2019-09-09 08:01

21.48K

【深度】淘汰“铁饭碗”,谁在造就新世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梁晶晶

编辑 |

陈文雅在农业世界里居然整整待了15年。当初,她从农学专业扎扎实实学出来的,毕业后一直都在农场工作。这么多年里,她以“异类”自称,日复一日地忙碌于果园和农场之中,时常觉得“看不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90后许占祥毕业后主动来到高茂泉村,最初发现自己很难被父母和同龄人理解。务农工作也并不轻松,他每天挑400斤猪饲料,喂猪、做醋、搬砖、装卸货车和在厂房帮忙。

他们的经历反映了现在中国千禧一代的就业现状:年轻一代成长于科技互联网浪潮崛起的环境下,打破了对特定职业的刻板印象。农业相关工作向来被认为是冷门和苦活脏活,但如今“互联网+农业”吸引了大量人才、资金和企业。根据2019 年《财富》世界 500 强排行榜单,以华为、京东、阿里巴巴、腾讯为代表的科技创新企业排位进一步提升,展现了中国产业互联网的力量。

科技创新企业在经济新常态和当下的就业市场中扮演着新的角色。连续四年上榜的京东集团就是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典型,今年排名位于全球互联网公司第三,仅次于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 Alphabet。2019年全年京东集团的新增岗位需求预计超过1.5万人,提供的工作岗位多达2000种,除了六大传统业务类别,还提供了新兴前沿多个领域新职业和新机会。

这场由互联网企业融合传统行业带来的新职业革命,为这届年轻人打开新的一扇门,也是传统职业从业者能够抓住的一条新出路。

不爱“铁饭碗”,年轻人职业选择多元化

老一辈们记得,稳定安逸的“铁饭碗”曾经是最受欢迎的就业选择。进入21世纪,年轻一代表现出强烈的自我和个性色彩,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就业渠道和观念——职业从谋生手段变成“热爱、有趣、自由”的象征。站在哪个职业舞台都能发光发热,开放心态使其职业选择变得尤其丰富。

日前由脉脉与京东共同发布的《2019高校毕业生就业趋势》报告调查了不同行业从业者的书籍消费情况,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学杰出教授、MBA中心主任周禹从中发现了两类人群都在进行理性的自我学习,一边强专业化的医生和金融行业从业者都在学人文、看经典著作;另一边传统行业积极在拥抱新兴科技和新兴的发展趋势,学习电商。

种种变化给雇主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遇,特别是在产业互联网的大潮下,数字技术与传统行业的融合,使得许多少人问津的岗位向年轻人释放出独特的吸引力。雇主们认真研究千禧一代对职场的态度、动力和忠诚度,学习如何吸引和激发年轻人。

2019年,京东的招聘岗位中加入了许多亮点。水产养殖专家、时尚买手、无人机工程师、知识产权工程师、城市规划师等新兴职业,获得了大批拥趸者。京东人力资源负责人注意到,新颖职位的应聘者主要是90后、95后们,“年轻人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超乎我们的想象”。

今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13种新职业中,大多来自目前比较新兴和热门的行业。看来,以95后为代表的“Z世代”对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大数据行业的追逐可能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当然,新职业并非推翻式创造一种职业。它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新就业形态已具有一定的规模,有相对独立成熟的职业技能;另一类是职业的内涵、从业方式与以前相比发生显著变化。所以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以外,沉寂的传统行业一旦“触网“,也以新形势再次进人们视野。

2018年当上农业经理人,是陈文雅的职业转折点。当年那个稚气未脱的女学生现如今已过而立之年。为了探索未来的职业前景,她找到了接受传统农业人的京东农场。这里推行“智能农业”,让她看到了农业这个古老行业呈现出新的活力和生命力。过去传统农业人偏重实地务农,现在她在京东农场的工作偏向管理经营和技术指导。

年龄更小的许占祥似乎更早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回忆,三年前,通过大学生暑期项目来到蒙清的创客中心实习,后来的创业路都可以从这个夏天开始追溯。当时与周围年轻农民的交流以及来自蒙清董事长刘峻承成功创业的样本,让他深入理解了“创客中心+企业+合作社+农户+基地”模式。

2017年,许占祥从内蒙古师范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毕业后,在家人对他的期待和自己喜欢的农业中,选择了后者。他回到梦想最初启程的地方,孵化了自己的“九更醋”项目。

即将毕业的学生群体身上同样具备了年轻创业者的精准和决心。“从目前的春季实习生招聘简历来看,相对于往年没有太大趋势上的变化,” 京东人力资源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但在我们HR面试沟通的过程中发现,相对于两年前的海投简历,学生们变得越来越精准定向,越来越清楚自己感兴趣的职位是什么,不再盲目跟投。”

令上述负责人印象深刻的是,这届年轻人表现出对机遇、强趣味性和个人成长的看重。 “京东的校招职位中除了一些技术岗位要求必须具有专业知识积累外,大部分职位都是非常开放的姿态,接受跨专业投递。”比起技术, 他表示,个人兴趣在新兴职业发展中将发挥着重要作用。

新旧职业的更替,谁是幕后推手?

发轫于1998年的互联网,在过去二十多年里经历了PC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时期。在科技互联网浪潮崛起的背景下,中国科技互联网公司集体转向产业互联网,强调开放与合作,技术与赋能。巨头们争相成为产业领跑者。

以京东为代表的零售行业同样正在寻求转型,从传统零售电商平台逐步转型为“以零售为基础的技术和服务企业”,面向全社会提供基于零售的技术和服务,包括物流、金融、营销、数据等环节。随之而来的是招聘多元化,从零售到科技、金融、物流、甚至保险、地产、大健康等领域,京东都有大量的人才需求。

在传统农业人陈文雅的有限人生经验里,她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进京东工作这件事。近两年巨头争入东三省,许多人最初感到难以置信。成立了 15 年的京东持续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产业的深度融合,通过探索生态农业、数字农业,可持续发展农业新路径,推动国家农业改革和持续发展进行探索和尝试,于2018年4月创办京东农场。此后工作的一年多里,她的收获比想象中还要大。

新旧职业的更替也许从来就不稀奇。但是产业互联网创造出来的新兴职业和创业机会,仍然是传统从业者的救命草。

即便在2015年铁路扳道工、弹棉花手艺人、寻呼转接员等205种旧职业退出历史舞台时, 90后甚至00后们对此自始至终感到非常陌生。陈文雅确实庆幸自己搭上了京东农场的这辆车。自己曾经在传统农场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几乎都找到解决方法。更令她兴奋的是,京东农场科学的管理标准和前沿的技术赋能,给了像曾经的她一样的农场主、企业主们一个标杆,一个希望,种地也许不用再完全靠天吃饭。

位于北京亦庄的京东农场,传统农业和前沿科技相融合,能力和资源得到重新配置。“好产品往往卖不到好价格”的问题多年以来困扰着陈文雅,本质上是农副产品长期以来供需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大数据和区块链等技术就像一把万能钥匙,京东农场平台构架连接了“种植”和“消费”的两端,所有信息透明可见,打开了种植户和消费者之间的这扇门。

技术优势,辐射到各个城市、一座座偏远村落还有传统农业人的理想农业世界里。巨头们的优势在于数字化升级的始末以及基本运作方式,可以分享提供全方位数据把控和精准分析。

当陈文雅走访与京东合作的蒙清农业后,所有认识都变得更具象化了:到处都是年轻面孔,加之本科及以上学历非常普遍,现代农业从业者们“对信息化、数据化的新技术、新理念接受程度要远超父辈”。事实颠覆了传统认知——像陈文雅一样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或者称为“农业经理人”并不少,正在源源不断输入到传统行业里。

专业人士分析,传统行业的人才流失问题一直备受诟病,而互联网技术的进驻或许能缓解人才紧缺而导致的产业发展高端生产力不足的问题。巨头企业通过重塑生态来改变传统行业的人才结构。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在解读《2019高校毕业生就业趋势》报告时指出,数据显示教育和贸易的就业吸引力相对上升,这与互联网有很大的关系。近几年互联网+教育、人工智能+教育迎来热潮,提升了教育行业的整体就业吸引力。

现在蒙清农业创客的责任,相当一部分都是返乡大学生的肩膀扛起来的。许占祥所在的蒙清农业与京东农场于2019年开始联合培养人才,专门组建了“京东农场专项团队”。这批参加专项团队的学生毕业后将站在更高的起点。更好的平台、更规范的管理、有更优秀的“师傅”带入行,更先进而成熟的数字农业技术平台,这为他们的职业发展打开了新的路。

北京农业大学校长孙其信曾经参观过京东的一个农牧公司,他很早就意识到了企业投资农业的风潮。他认为,以京东为代表的企业大力推动了农业的发展,也成就新农民、农业经理人这样的新兴职业。

一方面,陈文雅这样的农业经理人可以给农场制定对外合作的标准,包括水、空气、土壤、农具、农耕标准等等;另一方面,京东提供全面的技术平台支持,让新农民可以摆脱经验的束缚,实现数字和智能管理。

京东X事业部农业发展部总经理乔志伟和刘峻承两人对此也有相似的理解。蒙清农业和京东农场两者“彼此需要,互相成就的共生合作体”,最终实现价值共创。

“互联网+”催生出的新行业让年轻人找到了自己的职业方向,还改变了产业生态。艾瑞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互联网经济的营收规模达到14707亿元。专家预计,中国的互联网平台经济规模将会在2030年突破100万亿元。以互联网+农业为例,这一年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已累计支持了756个县,农村网络零售额达1.25万亿元,农产品电商正迈向3000亿元大关,带动就业超过2800万人。这仅是农村电商的规模,而数字技术带动的现代农业刚刚冲出起跑线,前景更加广阔。

有吸引力,但职业发展道路还在边走边摸索

“一切都是新的”——这不仅是网友的笑谈,也是新经济业态下,新职业从业者的真实写照。目前新职业领域的人才培养仍然稍显滞后。

从相关报道来看,新职业的吸引力来自于兴趣浓厚、时间自由、收入高、灵活度大等因素。今年京东电子竞技俱乐部发布了一则“百万薪酬悬赏民间高手”的招聘信息,引发热议和关注。主力队员50万-1000万年薪,次级联赛主力队员25万-100万年薪,青训队员8万-20万年薪。

两类人往往处于完全不同的状态。当一批经验丰富的金融从业者被焦虑折磨时,他们参加区块链战略、人工智能等有关未来主题的课程,试图通过跨界学习获得职业成长,以应对未来十年里潜在的岗位变迁。此时,新职业从业者大多刚毕业或毕业不久,综合素质、专业技能参差不齐,上升通道不明晰,不少人对未来发展感到迷茫。

京东机器人教育学院的院长李阳也发现,毕业前半年是最迷茫和跳槽最高的时间高峰期,使得人才培养周期太长,难以满足产业需求。她在《2019高校毕业生就业趋势》报告发布会上举例,随着智慧物流和人工智能的发展,自动化的机器加入到工作环境中,需求人才开始逐步地升级,人才要求也越来越高。

面对职业类院校人才培养偏向传统,他们将眼光放到更前端的位置,努力打通学校和企业之间的沟通渠道。京东企业内部建立了一套以实际岗位需求挖掘人才的培养方案,即基于京东对物流行业的理解和持续的研发投入,总结出智慧物流行业的人才需求,由此梳理出此类人才需要掌握的技能,然后按照技能设计出最终的人才培养方式。

对学生们来说,人岗匹配有助于了解未来的工作环境、职业技能需求和发展途径。这些人才将输送到整个京东和京东的生态伙伴。刚刚毕业不久的许占祥建立了完全不同于同龄人的职业路径。

不过,并非所有新职业都像电竞一样,具有足够的话题度和关注度。比如“水产养殖专家”这个新岗位在京东2018年秋季校园招聘中并不怎么起眼,很容易被忽视。这时候企业HR要做的就是,深入校园和具体专业来做更多宣传,向应聘者展现这个岗位的定位和明确的未来。

上述京东人力资源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从企业角度来说,新职业的招聘意味着我们需要进行更精准的人群触达。以往的校园招聘在职位发布后,大量求职者会主动关注和投递简历,但新职业要求HR不断提升精准猎聘的能力。”

“未来,新职业将成为传统职业的一个重要补充。”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杨伟国认为,“依托互联网新业态,未来必将有更多新职业陆续涌现,这些新职业将共同构成服务产业结构升级和百姓高品质生活的中坚力量。”

许占祥的时间都花在厂房、订单和生产工作中。创业选择意味着一种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做出点动静来,没脸回家。”其实他现在已经比大多数同龄人走得快很多了。

发布者:狮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8344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Big-Dream1314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