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视野
  3. 观察

网传共享睡眠舱被查封 创始人回应:暂停营业

狮吼

狮吼

2017-07-19 01:28

61.30K

网传共享睡眠舱被查封 创始人回应:暂停营业

几个长约2米、宽约1米,形似太空舱的大盒子堆在一起,配上床品,加上二维码收费,就形成了一个“共享床铺”。

近日,共享床铺刷爆朋友圈,引得众人好奇,纷纷跑去尝鲜。然而这才没几天,就传出“共享睡眠舱被查封”的消息。多家媒体报道,北京、上海、成都多地出现共享床铺暂停营业状况。其所属公司为北京享睡科技公司,公司创始人兼CEO代建功表示,公司目前没有接到任何查封的通知,因为网络系统正在升级改造,所以暂停营业。

据悉,目前共享睡眠舱只在北京、上海、成都有设点,其中北京有十六个场地,大概有几十台,上海有三个场地,成都有一个场地。

中国新闻网报道,7月15日上午,北京中关村中钢国际广场创业公社的一处“享睡空间”本该是“用舱”高峰期,却大门紧闭。一自称”办公人员”者称,共享床铺已被警方查封,具体原因尚不得知。

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一间不到15平米的小屋子里,上下摆放了3组6张类似“太空舱”的床铺。据了解,太空舱提供24小时服务,此时高峰期的“享睡空间”不仅没有工作人员,体验者过来也是扑了个空,有人转而来到位于中关村e世界的“享睡空间”。

网传共享睡眠舱被查封 创始人回应:暂停营业

据观察,舱内有电扇、阅读灯、充电插座等设施,并可以免费领取一次性睡具,包括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太空毯,甚至还有专门的耳塞。不大的太空舱,仅容一人休息,关上舱门,体验者也可以真切的听到舱外的声音,隔音效果有待提高。

该平台的太空舱提供24小时服务,在每天11点—14点高峰期间每半小时收费10元,其余时间每半小时6元,每天最高58元封顶。

7月17日下午,澎湃新闻爆料,目前,上海3处“共享睡眠舱”也已暂停开放,恢复运营时间待定。上海恒丰路上的一处写字楼,“共享床铺”正在被拆除。上海市公安局表示,目前上海“共享床铺”已被叫停。因为这是个新模式,尚没有获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据知情人士透露,上海共享床铺浦东店被查后,静安店与徐汇店已自行停止营业。

昨日,有媒体爆料,成都的共享睡眠舱也已不对外开放,扫描二维码之后,手机弹出“系统升级,暂停使用”的提示。

“共享睡眠舱”遵循扫描、计时、付费等使用流程,但目前只有微信小程序“享睡空间”一个入口,昨日,该睡眠舱的官方页面显示,睡眠舱“系统升级,暂停使用”,时间为2017年7月15日。今日,中企哥去搜索该小程序,页面提示“未搜索到相关小程序”。

网传共享睡眠舱被查封 创始人回应:暂停营业

 

网传共享睡眠舱被查封 创始人回应:暂停营业

共享床铺是扣了共享帽子的胶囊旅馆吗?

共享睡眠舱24小时营业,没有一个服务员,没有押金、没有额外计费,不用登记身份证,开门就能睡。

这些方便快捷的特点,吸引了有午睡需求的白领,但也同时带来了一些隐患。

共享睡眠舱和日本的胶囊旅馆很类似,只是加入了移动支付和分段收费的新元素,融入了共享经济的大潮。

网传共享睡眠舱被查封 创始人回应:暂停营业

(日本胶囊旅馆)

共享床铺的优点很明显:

方便舒适,解决了办公族的午睡问题

长期使用价格低廉,58元每天封顶

相对青旅私密性更好

节约空间、节约成本,在合理范围内最大限度的减少私人睡眠所需的空间,而把更多的空间分布于公共设施的设置上

但也存在不少问题:

卫生问题

虽然有一次性床品,但睡觉的地方是更为私密的空间,卫生问题仍然令人担忧。一位体验者表示,虽然配有消毒灯,但有些舱内依然有散不去的异味。

安全问题

封闭空间容易产生心理压抑,关上门后,“胶囊”处于封闭状态,就像一个大大的保险柜,外人根本无法进入。

睡眠舱依靠电力运行,如果停电,门若出现故障,从里面打不开,即使是短暂时间,想必也会引起使用者的恐慌。

另外,假如插座着火,而门又打不开,那里面的人根本无处可逃,细思极恐。

监管问题

不需要登记身份证,也不需要登记姓名,就可以办理入住。这意味着,你根本不知道睡在你隔壁的会是什么样的人,甚至不知道是不是中国合法居民。

睡眠舱的使用材料为塑料,属可燃材质。据消防部门工作人员介绍,民用住宅一般根据其建筑的面积和层次决定消防规范,只有到现场观察才能确定是否符合消防标准。但一般的民用住宅至少得保证两个安全出口,且不用可燃或者易燃材料装修。

最主要是,扫码进舱睡觉之后,放在外面的鞋要是被人拿走该怎么办……

共享睡眠陷入进退两难境地

“我只听场地的物业管理人员说有相应的警察或管理主管部门来看过,因为他们想了解这个东西,但是并没有说他们过来查封的。我没有得到这方面的信息。”7月17日,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享睡空间CEO代建功给出这样的解释。

“这个消息(指遭查封)我们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因为媒体比较关心这个事,所以我们也比较慎重,最近就关了这个体验,我们正在听取相关主管部门的意见和建议。”代建功表示,最近的关店不是因为查封,而是因为对媒体报道的慎重对待,另外,“享睡空间”正在接入身份证认证系统,需要时间。

“我们现在和相关部门做了预约,因为需要和多个部门沟通,所以我们主要是听他们的意见、建议、要求,我们预约的是本周的星期二、星期三(18号、19号),在这方面我觉得还是充分尊重他们的意见和管理要求。”代建功表示。

据代建功介绍,目前对“享睡空间”的投资都是几个合伙人自掏腰包,数量大约几百万元。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得知,代建功出资99.5万元持有北京享睡科技有限公司99.5%的股权。享睡空间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已经试运营。

概念的明确是代建功强调的重点,如何在正式营业前将自己的产品和酒店及住宿划清界限是他目前焦虑的核心问题之一。很显然,如果被划归为酒店类,那么“共享睡眠舱”将面临消防、安全、身份信息登记等方面的障碍。

“我们的产品目前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对性质定位的理解,因为很多人把它定位为共享床位、共享住宿,这有可能会带来监管的误解,将它定义为酒店和宾馆,(如果)按这套标准来监管我们,的确,我们产品很难满足监管的要求,我们的初衷是解决员工午休半小时到一小时的需求,到底怎么满足监管需要,可能我们还需要听听监管的意见。”代建功表示。

“按照现在的运营方式,运营成本的压力还是挺大的。我们这个产品成熟以后,把效率、规模做起来,运维人员可以管更多点,算账才能算得过来。”代建功表示,未来“共享休息舱”的运营,提高规模和效率才是王道,但眼下,让他更焦心的就是监管问题。

就目前的运营情况,代建功介绍道,“每个舱大概一天有三个人过来体验,高峰时期在中午12点到下午3点,用户需求还是挺好的,尤其是有午休习惯或工作强度比较大的(用户)需求旺盛,我们将其定义为强需求,用户反馈也挺好。”

作为先行者,代建功和他的“共享睡眠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但很明显的是后来者们也已经在跃跃欲试了。

不得不说,这种形式的共享睡眠还是非常有发展前景的,可以解决很多人的睡觉问题。同时如今随着实名制在手机号、社交账号的施行,法律规定的旅馆实名登记的要求可以通过更为灵活的方式来完成。

共享床铺属不属于共享家族?

目前,市面上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共享系”的创业项目,其中绝大部分都与共享经济毫不沾边。从本质上说,此类项目不过是对特定传统业态的一种概念再包装,而少有原创性商业内容。

据MBA智库,共享经济的定义是,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分享者利用分享自己的闲置资源创造价值。

以“共享床铺”为例,其最核心的业务,无非还是床铺出租或曰住宿服务——这与早已有之的青旅酒店太空舱房间、快捷酒店的钟点房完全可说别无二致。如果说非要说它们之间有所区别,那么也仅仅在于“共享床铺”整体设备设施更简单,预定、支付、入住等环节更便捷而已。

按照现有规定,旅馆实施特种行业管理。理论上,一家旅店要想正式营业,必须走完消防、卫生、工商、公安等一系列审批流程……“共享床铺”极力将自己与传统旅店区分开来,很大程度就是为了避开相关职能部门的管理。

当然,任何新生事物都难以做到十全十美,都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先天不足”。在达不到要求甚至存在隐患的前提下,暂时“缓一缓”才是科学审慎的态度。

—end—

文/赵星雨 安西西

打赏


发布者:狮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853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shihoujun2019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