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科技
  3. 智能

假如我们生活在黑客帝国的模拟世界,可怕吗?假如科学支持这一假设呢?

狮吼

狮吼

2019-11-06 16:41

28.18K

假如我们生活在黑客帝国的模拟世界,可怕吗?假如科学支持这一假设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们生活在计算机程序中吗?

这个问题似乎很荒谬。然而,有很多聪明的人相信,这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可能性还很大。

牛津的哲学家尼克·博斯特罗姆(Nick Bostrom)撰写了一篇阐述该理论的论文,他谈到了三种可能性:

1)宇宙中所有类人类文明在发展出能够创造模拟现实技术之前都灭绝了;

2)如果有文明真的达到这一技术阶段,它们也不会花心思去模拟;

3)极先进文明有能力创建许多模拟世界,所以模拟世界的数量比现实世界还多。

博斯特罗姆总结道,我们无法确定哪种可能性是真的,但第三种情况可能性是最大的。

有点耸人听闻,是吧?

计算机科学家、游戏设计师里兹万·维尔克(Rizwan Virk)在其新书《模拟假说》中,详细地探讨了博斯特罗姆的论点,研究了人类可能需要多长时间,也就是到达“模拟点”,才能利用当前的技术构建自己的现实模拟环境。

假如我们生活在黑客帝国的模拟世界,可怕吗?假如科学支持这一假设呢?

我对计算机科学一无所知,但是那种认为我们都是先进文明游戏中的人物的想法真的很棒。于是,我联系了维尔克,有了以下访谈(文字经编辑略有删改):

问:能不能解释下模拟假说到底是什么?

模拟假说这个想法其实很久之前就有,但这个概念是今年才提出的。它认为,我们所生活的物理世界,包括地球和物理宇宙的其余部分,实际上是计算机模拟的。

你可以把世界想象成一个高分辨率、高保真的游戏,我们都是其中的游戏角色。而在西方文化中,用《黑客帝国》这部电影来诠释这个理论再恰当不过了。相信很多人看过这部电影,它甚至已经超越了电影的限制,成为一种文化现象。

假如我们生活在黑客帝国的模拟世界,可怕吗?假如科学支持这一假设呢?
电影《黑客帝国》剧照​​​​​​

在电影中,基努·里维斯(Keanu Reeves)饰演角色叫Neo,他遇到了一个名叫莫菲斯(Morpheus)的家伙,莫菲斯是希腊梦之神的名字。莫菲斯让他选择服用红色药丸或蓝色药丸。如果他服下红色药丸,醒来后他就能意识到他的整个生活,包括他的工作,他住的大楼,一切都是这个精心制作的游戏的一部分,而他则在游戏之外的世界醒来。

这就是模拟假说的基础版本。

问:我们现在就生活在模拟的宇宙中吗?

物理学中有许多奥秘,这些谜团最好用模拟假说来解释,而不是用物质假说来解释。

其实我们根本不了解我们的现实,而且我认为,我们更有可能处于某种模拟的宇宙中。它比我们制作的游戏更复杂,就像《魔兽世界》和《堡垒之夜》比《吃豆人》或《太空入侵者》更复杂一样。人们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摸索如何使用3D模型对物理对象进行建模,以及如何以有限的计算能力渲染它们,并最终做出了一系列多人在线大型游戏。

我认为,事实上,我们很有可能生活在模拟中,尽管我不能百分百肯定。但有很多证据都说明我可能是对的。

问:你刚才说,我们这个世界的一些现象如果套用模拟的理论会更说得通,具体是指哪些现象?

有几个现象,其中之一是神秘的量子不确定性,也就是说,一个粒子同时处在多种状态中,你是不能确定的它的状态的,直到你观察这个粒子。

也许更好的理解方式是大家反复提及的“薛定谔的猫”。物理学家埃尔温·薛定谔(Erwin Schr dinger)做了一个假设,有一只猫在一个装有放射性物质的盒子里,猫死亡或者存活的可能性各为50%。

常识会告诉我们,猫要么活着,要么已经死了。我们只是不知道,因为我们没有在盒子里看。只要我们打开盒子,就会知道猫是活着还是死了。

但是量子物理学告诉我们,猫是同时处于活着和死的状态,直到有人打开盒子观察它。这里的基本原则是,宇宙只呈现出需要被观察的东西。

问:薛定谔的猫与游戏或计算机模拟有何关系?

游戏开发的历程就是不断对有限的资源进行优化。如果你在20世纪80年代问一个人,是否能做出一个像《魔兽世界》这样全3D的虚拟现实游戏,你将得到的回答是:“不可能,这将耗尽全世界的运算力,我们不可能实时渲染所有像素。”

但随之出现的优化技术让这一切成为了可能,而优化的核心是“仅呈现要观察的画面”。

第一个成功做到实时渲染的大型游戏是《毁灭战士》(Doom),它在20世纪90年代非常流行。这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只渲染角色视角可见的光线和物体。这种优化技术让我联想到,我们的物理世界也可能是电子游戏。

问:我想引用一个例子来表现自己的不懂装懂:奥卡姆剃刀定律(Occam’s Razor)。假设我们生活在有血有肉的现实世界中,这难道不是更简单也更可能的解释吗?

我要借用著名的物理学家约翰·惠勒(John Wheeler)的理论来说明。他是伟大的物理学家,也是20世纪最后一位与爱因斯坦合作过的物理学家之一。他说,物理学最初被定义为是研究客观物体的科学,一切都可被还原到粒子,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牛顿模型。但后来有了量子物理学,我们意识到一切都是概率场而非客观物体。这让惠勒的专业研究到达了新的高度。

而让他更进一步的是,他发现,一切在本质上都是信息,都是由比特字节组成的。他还发明了一个著名的短语,叫做”万物源自比特”,也就是假设,任何我们看到的客观世界实际上是信息集合。遗憾的是,他在有生之年没有看到量子计算机成为现实。

因此,我想说,如果世界不是客观存在,而是基于信息的,那么一个更简单的解释是,我们实际上生活在在一个基于计算机科学和信息生成的模拟环境中。

问:那么,理论上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明确地证明我们生活在模拟世界中吗?

我想借用牛津哲学家尼克·博斯特罗姆(Nick Bostrom)提出的论点。他说,如果一个文明达到了能够创建模拟世界的水平,那么他们就会创造出数以亿计的模拟文明,每个文明都有数万亿的人类,而这个文明只需要使用更多的计算力即可。

因此,他从统计学上提出了一个论点,即模拟世界比现实世界的数量要多得多,只是模拟世界可以被非常快捷地创造出来。因此作为有意识的物种,我们更有可能是在一个模拟环境而非现实环境中的。这更多的是哲学上的论证。

问: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计算机程序中,那么这个程序是包含规则的,这些规则可能被编程者修改或破坏。但是我们物质世界的规律似乎非常恒定,这是否能说明我们的世界不是模拟世界?

计算机确实遵循规则,但规则始终适用这一事实不能说明我们是否生活在计算机模拟中。有个与之相关的理论叫“计算的不可化约性”,它是说,就算你知道了一切规则,你可能也无法提前预测这些规则将会做什么,唯一的办法是实地运行这些规则看看它们到底会做出什么来。

有一个数学分支叫混沌理论。它认为,一只蝴蝶在中国扇动翅膀会导致世界其他地方产生飓风,但要弄清楚这一点,你必须真正实践建模的每一个步骤。仅仅因为规则似乎适用,并不能证明我们没有生活在模拟世界。

事实上,有更多的证据表明我们生活在模拟世界中。

问:如果我们生活在像《黑客帝国》那样以假乱真的模拟世界中,那么模拟和现实之间会有什么不同吗?弄清楚我们的世界是真实还是虚幻的很重要吗?

围绕这个话题有很多争论。我们中的一些人不愿意知道事实,宁愿吞下蓝色药丸。

而可能与此相关的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是游戏中的 NPC(电脑角色)还是 PC(玩家角色)。

如果我们是PC,那就意味着我们只是在人生游戏中扮演一个角色,我称之为”大模拟”。我想很多人都想知道我们到底是哪一种。我们想知道游戏的参数,以便更好地了解和体验。

但如果我们是NPC或者模拟角色,那么我认为这个假设会更复杂、更可怕。

问题是,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在模拟中,那么模拟的目的是什么?我想很多人都希望了解这个模拟的目标和我们角色各自的目标。

正如《星际迷航》中的一个情节,有一个角色发现在视角外还有另一个世界,但他却不能去,而也许我们有些人宁愿选择不知道。

问:我们距离拥有技术能力来建立一个像《黑客帝国》那样以假乱真的人造世界有多远?

我列出了10个技术发展阶段,一个文明必须经历这些阶段才能到达我所说的模拟点,创建堪比现实的模拟世界。我们正处于第五阶段,即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第六阶段是渲染,让我们不必戴上眼镜,而 3D 打印机现在可以打印实体这个事实表明,大多数事物都可以用信息来呈现。

假如我们生活在黑客帝国的模拟世界,可怕吗?假如科学支持这一假设呢?
电影《黑客帝国》剧照

但真正困难的部分很多技术专家都未谈到。在《黑客帝国》中,人们认为自己完全生活在模拟世界的原因是,有一条线插入大脑皮层作为信号传输的桥梁。这个脑-机界面是我们尚未取得重大进展的领域,它仍处于早期阶段。

我的猜测是,在几十到100年后,我们将达到模拟点。

校对 | Lily;来源 | VOX;版面 | 颖仔

本文转载自造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shihoujun2019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