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狮吼网首页
  2. 商业
  3. 地产

苦熬8年上市,房多多的故事能撑多久?

狮吼

狮吼

2019-11-27 09:02

18.49K

苦熬8年上市,房多多的故事能撑多久?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再过几天,在美挂牌上市将“满月”的房多多(DUO:NASDAQ),似乎可以暂时松口气。

这一个月来,房多多没有经历“上市破发”或“一路跳水”窘境,截至发稿,股价仍维持在13美元发行价上下,没有剧烈起伏。

不过,质疑声还是在翻滚。房多多头顶“产业互联网SaaS(软件即服务)第一股”光环上市。不少投资者担忧,房多多可能会重蹈房天下的覆辙。房天下2010年9月以42.5美元价格挂牌,2014年一度冲到94.98美元,但最近4个月,已经跌到2美元左右。

即便股价保持稳定,上市也并没有为房多多带来多少“弹药”:募得7800万美元资金,与最初1.5亿美元目标相差甚远。与之对比,链家系的贝壳找房今年7月融到12亿美元。

目前的国内在线房地产交易市场,主角是链家系和58系,房多多虽自称中国最大在线房地产交易平台,然而如果不是上市,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这家公司。

时机、资源和市场认知都不占优,依靠一个房产SaaS的故事,房多多还有机会从两强夹缝中突围吗?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就上市等问题联系房多多,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在静默期,未给出正面回复。

再不上就困难了?

2011年成立的房多多,“上市”消息在行业内已是“狼来了”,最近一次传言是去年5月。“不过都不是真的。”接近房多多的消息人士说,房多多今年才启动IPO。

频繁“被上市”,市场猜测房多多资金面并不宽裕,它上一轮融资还是2015年。不过从招股书数据看,房多多是盈利的,从2017年的65万元上升到2018年的1.04亿元,今年前6个月净利润超过1亿元。

但房多多也是一家资金链紧张的公司。从2017年开始,房多多的资产负债率就一直在70%以上。今年上半年房多多有16亿元收入,同期流动性负债达到23亿元,其中接近15亿元是应付账款。

市场的另一个普遍判断是外部竞争压力。“如果明年贝壳找房上市,到时候房多多再想上就困难了。”业内人士认为,即使机会不够好,房多多也必须慎重考虑。贝壳找房要上市从今年7月就传开了,2020年上市或是大概率事件。

房多多内部对上市一度意见不统一。消息人士说,一种观点认为不上市也没关系,“就做小而美的公司”。

持不赞成态度的有房多多后期的投资人,主要原因还是“现阶段价格不好”。今年八九月份,房多多曾找过一圈投行,其中很大一部分认为,“定价在13美元以下”才有可能顺利上市。但这个价格还比不上4年前,当时的投资人要浮亏。

但投行们极力怂恿房多多上。从数据上看,房多多已经算是“优质项目”,不仅盈利,营收增长也维持在高位。今年上半年房多多的营收同比增长超过五成,以电商常用的GMV(成交总额)计算,今年前六个月的闭环GMV甚至实现了比去年同期翻番。

同样乐见其成的,还有早期投资人,他们持有房多多的时间都已经超过5年。天平最终倒向了这一端,“公司两位负责经营的高管,坚持认为应该上市。”上述消息人士说,这两人认为“上市能增加合作伙伴对公司的信心”,无论是上游的地产商、还是下游的经纪商。

市场定位存疑

“看不懂。”华尔街的一位观察人士说,从房多多递交上市申请开始看过多次它的招股书,却仍然有这个疑问,“这到底是家什么公司?”

房多多自称SaaS公司,但又干着平台的活,连接人、信息以及资金流。房多多的官网看起来与其他房产电商一样,都展示房源、连接经纪商,然而又不靠展示信息、不靠广告挣钱,而是切入了交易。

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连自己是什么都讲不清楚,怎么能说服别人来投资?”这位观察人士说。

“做产业SaaS?那完蛋了。”一家私募基金的高级投资人听到这个定位,认为不妙。在招股书中,房多多描述自己是中国房产科技行业的先锋,以“帮经纪商户简单做生意”为使命。现实问题是,SaaS公司怎么赚钱?

房多多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截至2019年6月30日,房多多的总收入中九成多还是交易佣金,而创新计划和其他增值服务加起来才贡献了4.2个百分点。这部分收入还在大幅度下降,今年比去年同期少了四成多。

在前述观察人士看来,打上SaaS标签,是讨好市场的一种策略。包括SaaS在内的2B公司,是华尔街愿意买单的故事,一系列2B创业公司,股价表现都非常好。

但房多多投资人、嘉御基金管理合伙人卫哲认为,佣金也是SaaS收费的一种形态,“即按照成交效果来收费。”房多多也因此不得不绕了个大弯:前端用网络聚拢房源和客流,后台用软件武装房产经纪,促成成交后再收取佣金。

除了“房产SaaS”,另一个被市场质疑的定位是“中国最大的、SaaS支持的在线房地产交易平台”。

按其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房多多平台上有107万房产经纪人,如果按全中国200万总量计算,则房多多平台聚集了一多半。

对此,市场的反应是“不以为然”。前述观察人士认为,房多多甚至谈不上是个“全平台”。直到现在,新房直卖仍然是房多多的主要业务,也是绝大多数收入的来源;而二手房买卖以及租房业务,都还是房多多“在尝试、在孵化”的部分。

平台的活跃程度也难以支撑“全国最大”的称号。易观千帆指数显示,2019年8月,安居客的月活指数为1928万,房天下为353.1万,链家542.4万,而房多多为21.8万。

错失黄金机遇

在前述观察人士看来,如果难言“最大”,这可能是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就像卫哲所说的,房多多未来是天猫+Salesforce(美国一家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服务商)。

房多多其实早前有过实现如此宏伟愿景的机会。

2014年前后,“当时房多多的设想就是现在贝壳、德祐的模式。”一位房多多前员工说,链家当时还没走出北京,董事长左晖也才构思好发展路径。而这一年,房多多的创始人段毅已是“年度创业家”,同时上榜的,还有当年同样青涩、如今已成一方巨头的字节跳动张一鸣等。

也是在2014年,爱屋吉屋在上海发起了一场革命,计划借力O2O模式消灭房产经纪商。在资本推动下,爱屋吉屋快速发展,不到半年时间就拿下了上海市场28%的份额,成为当地第二大房地产在线服务商。

一时间追随者众,连平安集团也入局,成立了平安好房。“房多多也决定跟风。”上述前员工说,当时为了房源,房多多组建了庞大的线下团队。

段毅后来这样总结这段经历:他们用3年、花3亿买了一个教训。即认识到在房产买卖市场中,“经纪人才是核心”。房产交易是一个低频、非标、高客单价的生意,居间的经纪人不仅不可能被取代,反而是需求最稳定、最活跃的。

庆幸的是房多多活了下来。2017年他们开始调整战略,解散了二手房业务团队,转向“服务经纪人”,不仅向中介派单,还提供各种基于SaaS的管理工具。

不过等房多多转过身来,却发现“技术赋能经纪商”已是大潮流。贝壳找房在打造新经纪服务生态,58集团则提出要构建“全赋能开放平台”。这和房多多要做的大同小异。

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只不过格局已经变了。段毅此前曾表示,留给房多多的空间还有很大。问题是,房多多的位置在哪里?

发布者:狮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9351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shihoujun2019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