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吼AI颜值主播发表2020新年感悟

狮吼

狮吼

2020-01-02 21:02

43.51K

2019年的夏天是历史上有记录以来最炎热的。然而,在这炎热与焦躁的气候里,我们经历着接踵而至的寒潮,2019年的12月,北京也迎来久盼多年的瑞雪,这个12月好像是今年最冷的。

狮吼AI颜值主播发表2020新年感悟

春天,WeWork秘密提交了IPO文件,计划募资超过35亿美元,不到两个月后,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将手中价值7亿美元的股票套现。

夏天,等待ofo退还押金的用户人数超过千万,然而,这家鼎盛时期让阿里巴巴与腾讯继续追捧的公司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可执行财产,曾经意气风发的戴威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秋天,软银的财报显示其财季营业损失高达7044亿日元,净亏损超过7000亿日元。孙正义将公司自创立以来最糟糕的业务表现归咎于WeWork的失败。

冬天,Google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与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宣布退休,为上个世纪90年代涌现出来的硅谷创业者群体退出历史舞台奏响了最让人五味杂陈的离歌。

大气候正越来越冷,没有新技术突破的商业环境正越来越严酷,无论我们如何去否认、掩饰乃至粉饰,这都是无法改写的现实。

冬天并不是倏忽而至的,它是慢慢降临并深入人心的。

21世纪已经过完了它的1/5,这些时间足够一个新世代的诞生和塑造。而在一个互联网技术红利世代结束的前夜,焦虑与迷茫总会蔓延。

1898年,摩根·罗宾逊(Morgan Robertson)在小说《徒唤奈何》(Futility)中讲了巨轮泰坦(Titan)撞冰山沉没的故事。仅仅十四年后,20世纪的泰坦尼克号便在处女航中沉没。

这样的征兆如今以一种更加大众化的方式表现出来。

2019年的韩国电影《寄生虫》与美国电影《小丑》(Joker)的主题不约而同地聚焦在冲突上,在两个故事的结尾,都以冲击报复收尾。

过去二十年里,贫富分化愈加激烈与明显,经济增长的停滞让区域之间的矛盾加剧,被工业化和互联网化拉近和融合的世界,又被割裂开来。

在2019年,全世界最富有500人的财富总和增长了四分之一达到了5.9万亿美元,在美国,最富有的0.1%群体控制的财富是1929年以来最多的。

而这自然而然地引发了人们对全球化的质疑和杯葛,全球化的浪潮在不同的族群、阵营和国家彼此之间筑起的高墙前遏止。

美国行政分支对中国公司的区别对待与遏制显然已经逾越了市场经济的边界,孕育于市场自由竞争和互联网时代的美国公司亦或主动或被迫地参与其中。

世界被有意无意地割裂开来,这种对抗意识在赛博空间里逐渐生根发芽,互联网的精神早已经分崩离析。

吊诡的是,小岛秀夫的《死亡搁浅》(Death Stranding)在问世后遭遇了批评者与支持者群体之间的对抗,这款以“连接”为主题的游戏反而引发了更大的割裂与隔绝。

这是一个四分五裂的时代,这又是一个狂飙突进的时代。

人与事都以猝不及防的态势变化着,发生过的转瞬即成为过眼云烟,正在发生的被过往和未来相互吞噬,还未发生的则被人们急切而胸有成竹地下定论、预设结果。

在这样的大环境里,“失败”不再被容忍和宽容,“失败”本身成为了“成功”的绝对反面。

戴威失败了,于是,他的成就则和家长的荫庇密不可分,他的理想主义和性情被视为一无是处。

罗永浩再次遭遇挫折,于是,他放弃这个时代最著名的KOL身份转而投身实体创业也被嘲讽为“投机”,他为了宣传故意发出的谰言被当做罪状供人批判。

这是一个失败的年代,但却不是一个失败者的年代。

失败是无法避免的,它恰恰是必然和寻常的,它不仅存在于这个冬天或下个更冷的冬天里,它存在于每个春夏秋冬,它存在于历史的每一个角落里。

历史很宏大,宏大到抽象,抽象到冰冷。但是,人生与生活并不是,它是有温度的,有棱角的,有刺痛感的。

很多时候,生存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活下来就是最大的胜利,活到最后就是最大的赢家。

这已不再是腾讯、阿里巴巴、小米、美团乃至字节跳动崛起的那20年,在社交、电商、移动互联网潮流中,它们是最后的幸存的王者,

在能力之外,马化腾、马云、雷军、王兴和张一鸣们用自己的忍耐、坚持赢得了上个时代。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

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份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已经超过11.34亿,流量增长放缓趋势显著,获取新流量的难度和成本不断提升。

可以预见,建立在人口红利基础上的中国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时代即将结束,后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在拉开帷幕,产业互联网与人工智能和5G,成为下一个期待热土。

时代的更替总是格外残酷的,一个时代的开端总是伴随着旧时代的“漂橹”。

在新旧更替的关头,旧的规则和秩序被全部打碎,新的范式还在混沌之中,所有的经验就是没有经验,既有的知识都可能是谬论,新生的果实不可避免地要以进取者、先行者的失败来浇灌成长。

Yahoo、Myspace无论如何都预料不到自己在接下去的几年内就被Google和Facebook取代,淘宝和京东自然也无法预见拼多多的一夜之间的逆袭。

无论是自然还是人类社会历史,每一次新旧交替、物种变换,都会伴随着一次严厉的寒冬,或者是自然意义上的,或者是秩序层面的。

现在,我们就处在这样的一个冬天里,我们能做的就是活下来,等待下一个技术的基础设施完善,等待下一个新商业模式的大爆发的时代。

技术创新有周期,经济增长有周期,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以科学和历史的精神,静心积蓄能量,轮回原本是大自然的奥秘。

2020年已经来了,春天也在路上了,一个新轮回的开始,一个新彼方在等着我们。

发布者:狮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izihome.com/9897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微信:shihoujun2019

邮件:info@shizihom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